【同城约炮】

一夜情网/ 前女友很无情我却难以割舍



  图文无关   倾诉人:洛彬男26岁   经商记录人:本报记者邓莉   时间:5月13日   地点:本报编辑部   洛彬个头不高,剑眉星目。从落座的那一刻起,他紧锁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偶尔,在回忆起甜蜜的往事时,他的嘴角会不自觉地泛起一些笑意,但稍纵即逝。洛彬是个精明的商人,然而,他没想到,他深爱的女孩比他更精明。只不过,她把精明用在情场上……   那夜屈辱的情场对决   4月10日,我和女友曼珠分手了。这已经是我和她之间的第三次分手了,我天真地以为,曼珠又在使小性子,等我向她低头。每次,只要我无法达到她的要求,她就会拿出“分手”这个法宝来吓唬我。   然而,半个月过去了,曼珠一点动静也没有。我给她发短信,她不理会;打电话,她要么不接要么干脆关机。我慌了,意识到有点不妙。虽然店里的生意很忙,但我顾不上那么多了,我必须挽回我的爱情。曼珠是我的初恋,我无法想象失去她我该怎么办。   我至今都记得那尴尬而屈辱的一幕:那天晚上,我捧着一大束鲜艳的玫瑰,带着精心挑选的钻戒,想给曼珠一个意外的惊喜。然而,现实却给了我迎头一击……   图文无关   我明明听到曼珠房里有说笑声,但当我边喊她的名字边敲门时,房里突然安静下来。起初,我以为曼珠还在生我的气,于是温柔地对着里面说:“曼珠,我知道是我错了。你说的都对,老婆的话要绝对服从,今后,你说一我绝不说二……”   但不管我怎么说,曼珠就是不肯开门。我几乎疑心刚才是不是听错了,曼珠可能不在家。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我拨通了曼珠的手机,结果,熟悉的旋律在门内响起……   我拼命地擂门,“曼珠,我知道你在里面,今天我一定要跟你说清楚!”好一会儿,曼珠终于开门,她穿着件性感的粉色睡衣,头发蓬松,脸色绯红。我正想进去,她一把将我拦住,“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分手了你干吗还死缠着我?”我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劲,推开曼珠往里走,果然,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呈现在我面前:一个衣衫不整的中年男人正坐在床上……   图文无关   我浑身的血直往脑门冲,一把揪住那个男人就是重重一拳,“你这个混蛋,敢勾引我女朋友,这么晚了,你呆在她这儿干吗?”也许被我气势汹汹的样子吓坏了,那个男人话都说不清楚了,“兄弟,别,别误会,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我们之间没什么,我只是到她这儿聊聊天,真的什么都没做过……”   听着那个男人欲盖弥彰的说辞,我更愤怒了,又给了他一拳,“你还算个男人吗?敢做不敢当!聊天,有穿成这个样子聊天的吗?”他勾着头,嗫嚅着说:“是她打电话,非让我过来陪她不可。她一直对我说,她是一个人,我怎么知道她有男朋友?”   更可恨的是,即便这个男人如此自私,把所有责任都往曼珠身上推,曼珠居然还维护他。见我余怒未消的样子,她挡在他的面前,说:“是我主动找他的,你别再打了,要打就打我吧!”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顿时让我失去了所有的斗志:她的心已经不在我身上了,她宁肯喜欢一个那样的男人,我又何必勉强呢?   图文无关   那年怦然心动的天使   和曼珠的相逢是一个偶然。   2004年,我孤身一人从东北老家来到武汉,和一个老乡合伙做餐饮生意。独在异乡的日子寂寞而漫长,再加上生活上的不适应,我内心很苦闷。见我下班之后总是闷在宿舍里发呆,老乡便拉着我去网吧玩。   说起来有点可笑,那是我第一次上网。老乡帮我申请了一个QQ号,说网上有大把美眉,让我不要辜负了青春好时光。我这个菜鸟什么都不懂,打拼音的速度又奇慢,根本没有人肯理我,除了曼珠。渐渐熟悉后,我们在网上无话不谈。我对曼珠谈自己的理想,说在我30岁之前一定要挣够一千万。曼珠没有嘲笑我的狂妄,反说相信我有这个能力。她的善良和温柔让我怦然心动。曼珠也对我提起过她坎坷的经历: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再加上家境贫困,她一直活在自卑的阴影里,没有朋友,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可为了筹学费和生活费,不得不四处兼职挣钱,尝尽了生活的苦辣酸甜。网聊半年后,我和曼珠见面了。很多人说,网恋是见光死,可我看见曼珠的第一眼,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在网上“捡”到一个如此美貌可爱的天使。我对曼珠是一见钟情,她对我的第一印象也不错。当我向她表白时,她很坦率地说:“以前也有不少男生追我,不过出生在我这样的家庭,注定与浪漫无缘。我谈恋爱就是直奔婚姻这个目的地,我太想在武汉有个家了。”   图文无关   我很怜惜曼珠,她从小生活在一个破碎的家庭,过得太苦了。我向曼珠承诺,一定会更加努力奋斗,尽快给她一个温一夜情网/馨的家。为了实现我的诺言,我拼命工作,生意越做越顺。到2006年,我的手里已经有了一笔积蓄,合作伙伴希望再扩大经营规模,可我一想到曼珠对家那种渴望的心情,就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先给曼珠一个家。   2007年初,尽管房价持续“高烧”,可我还是毫不犹豫地拿出了部分积蓄,在武昌按揭买下了一套两居室。为了给曼珠一个惊喜,直到拿到钥匙那天,我才告诉她。令我失望的是,当曼珠看见房子时,第一句话竟是“这房子太小了,位置也不好。”   我仿佛被当头泼了盆凉水。可我还是耐着性子向她解释,“我现在只买得起这么大的房子,我还要留点钱扩张生意。等以后条件成熟,我们再换大房子吧。”   图文无关   那人纵是无情却难以割舍   那时,曼珠已经毕业在一家公司上班。可能是周围的女同事多,在一起爱比较,她越来越爱抱怨,我们之间开始争执不断。一生气,曼珠就会向我提分手,而我又得费尽心思求她原谅。2008年情人节,我买了11朵玫瑰送到曼珠的单位,表达我对她的一心一意。可曼珠一点也不领情,看见我送的花就把脸拉下来了,“下次别把花往这儿送,就这么寒碜的一小束,丢人现眼。你知道别人男朋友送的是什么吗?有钻戒,有名牌包。还口口声声说爱我,其实,你对我一点也找同城小妹约炮不好。”看着曼珠化着精致妆容的脸,我突然觉得好陌生。   那年9月,曼珠因为和一个同事发生口角,一怒之下辞职了,甚至没有和我商量一声。我埋怨她的草率,她转而指责我没用养不起她,所以她才得出去打工受气。她还向我提出,由我拿一笔钱出来,跟她合伙开家服装店。我劝她还是踏踏实实找份工作,我在生意场上毕竟呆了几年,知道钱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挣,尤其是她根本没有开店的经验。   曼珠跟我大吵一架后,决绝地跟我分手了。在我心情最低落的时候,我店里的一个武汉女孩用她的温柔抚慰了我受伤的心。女孩是店里最勤奋的员工,虽然不漂亮,但性格温婉,我想,也许她更适合我吧。   图文无关   我努力尝试着忘记曼珠,重新开始这段新的感情,可两个月后的一天,曼珠又跑来找我。我说我已经有新女朋友了,她半天没说话,最后幽幽地说:“你能带我再去一次新房吗,我想再看看,那里差点就成了我们的家!”这句话击中了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曼珠纵然有再多缺点,可我心里最爱的一直是她,她从不曾真正离开过我的记忆。   我和曼珠和好了,女孩很伤心,但善良的她还是祝福了我们。   我以为,曼珠会好好珍惜这段失而复得的感情,可我错了。曼珠晚上在一家酒吧做酒推,接触的人很杂,几次喝得醉醺醺地回家,我说了她。今年4月10日,我看见一个男人开车送她回家,临别时他轻佻地摸了她的脸。那晚,我们激烈地大吵了一架。曼珠又提出了分手,收拾了衣物回到她自己租的房子。   我万万没想到,曼珠居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约会,还被我意外堵在家里。更难堪的是,我问曼珠到底是不是真心想跟我在一起,她居然说:“我知道你离不开我,你再等我一年,如果我还没嫁出去,一定会做你的好妻子……”   我累了,很累。聪明的曼珠算是把我看透了,对我而言,她就是我全部的爱;而我对她而言,不过是个婚姻的备胎。可悲的是,我仍然放不下她……   (口述实录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辑推荐:在舞厅认识的漂亮女人竟毁了我一生“无性婚姻”有爱我走出屈辱往事80后的困惑:当婚姻遭遇怀孕这件事   (责任编辑:zxw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