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约炮】

大众点评,她爱我只因为我是一个大款



  图文无关   19点,江城的夜晚已经来临,暮色中,鄂正威伫在行色匆匆的人群里,几乎快被淹没。瘦削的轮廓,深色立领外套,深凹的眼睛,我的视线转移着,不住地缩小范围,最后停留在那一道道明显的抓痕上,他的脸颊,脖子,手背上,残留着指甲划破的红印,有的结了痂,有的还泛着红,他瞟了我一眼,显然不好意思抬头看人。   如果仅仅只是一点皮外伤,不提也罢,可惜这伤很深,连心口都止不住地滴血……   破相事件   从肖乐乐那里搬出来已经两天了,虽说眼不见心不烦,可她就没消停过,这不,手机都快被她打爆了,这回我是下了狠心,坚决不接她的电话了。   下班到家已20点了,刚扒了两口饭,饭桌上的手机又像陀螺似地转了起来,我瞥了一眼,是乐乐的同事菲菲,“鄂大哥,不好了,你快来啊,乐乐她吞了两整瓶安眠药……”我本能地丢下饭碗,骑着摩托车赶去乐乐的住处,一路上,我不停地问菲菲乐乐的情况,吓得冷汗直冒,心想20来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负得起这个责任啦。   图文无关   等我喘着大气进了门,只见乐乐好端端地坐在椅子上,表情十分平静,我心里直打鼓,搞不清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没事吧?”我凑近去,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要不送你去医院洗胃。”突然,乐乐横了我一眼,用力推开我的胳膊,冷不防从背后抽出一把锋利的切菜刀来,手起刀落间,我还来不及反应,她手腕处的表皮已经割破了。   我慌忙夺下刀,“别这样,有什么事咱俩心平气和地谈!”话未落音,乐乐咆哮着,发了疯似地扑上来,边龇牙咧嘴地朝我乱抓一气,边歇斯底里地嚷着,“想甩了我,没那么容易,先拿10万元精神损失费来!”   躲闪间,我不幸被抓了很多下,脸,脖子,手背,生生地疼了起来,我捂着脸,满腔怒火无处发泄,这个女人到底还爱不爱我?难道只是想从我身上捞一笔?   孤独的鸟   认识乐乐,是在一年以前,那时,我陷在人生的低谷里爬不出来。   图文无关   说得不好听,我是被抛弃的男人,婚结得仓促,离得也迅速。前妻李英偷偷怀着我的孩子,4个多月了还瞒着我不说,等到来不及采取措施时,我只得咬咬牙负了责。当时我在奶业公司做配送兼市场拓展,清晨4点就得出门,当城市里所有大众点评人在梦香中熟睡时,我已经在点货,交接,陪同司机送货到各零售摊点了。挣钱就像打仗一样,一刻不能停下脚步,有时为了拉客户,赚提成,连晚上的休息时间都得搭进去,转钟才到家是常有的事。   为此,李英天天揪着我吵,疑神疑鬼地一口咬定我在外头胡作非为,我承认自己晚归不对,可摸着良心说,我绝没做过半点对不起她和儿子的事情。一个大忙人被闲人戳着脊骨指桑骂槐,心里真不是个滋味,更搞笑的是,李英居然一状告到了法院,当着公司同事的面,我接过一纸传票,只感觉全身的气血同时往脑门上冲,我二话不说,上法院把同意离婚的字给签了。   回去清了几件衣服,我跳进公司的小型货车里睡了一宿,隔着车窗玻璃,可以清晰地望到悬挂在深蓝色夜空里的星星,那一夜,我特别凄凉。   离婚后,儿子跟着我生活,那两三年时间,李英从不来看我们父子,既不认错,也丝毫没有半点复婚的意思,唯一一次见面,还是我主动去找的她,儿子成天嚷着想妈,不得已才硬着头皮去的,可没想到她如此狠心,只叫儿子好好听话广安妹子微信,完全不顾一旁我的感受。对于这段婚姻,我简直是失望透顶。   图文无关   后来偶然一次机会,我遇上了沈冰。沈冰和我是中专时候的同学,年轻时懵懵懂懂的,互生了情愫也不晓得表白,毕业后,我们便断了联系,各自成了家。不幸的是,几年前,沈冰的爱人得胃癌去世了,这些年来,她过得很苦,积蓄全用在替老公治病上,光化疗就花了大几万元,家当所剩无几。最后老公竟然撒手人寰,留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孤儿寡母艰难度日。   看见我,沈冰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那一刻,胸中涌动起一阵照顾她,保护她的冲动。然而,爱不得不向残酷的现实低头,仅凭我微乎其微的工资,如何负担得起一个女人和三个孩子,当我不堪重负时,我选择了放弃,我和沈冰注定是无缘结合的命运。   婚姻太乱,成家太难,爱情无从寄托,我辞去工作,从原来的圈子里跳了出来,帮朋友跑起了药品销售。出于招待客户的需要,娱乐场所成了我经常出没的地方,也是在这个时候,乐乐闯进了我的生活,专属她的清幽一笑,煞是好看,彻底唤醒了我对爱情的记忆与渴望。   图文无关   折翼的天使   乐乐告诉我,她上大学念的是会计专业,之前在南方一家公司做过两年的出纳,至于为什么转做这一行,我心底始终有疑问,可我并没开口问,她想说我就听着,不说也就算了,一个大学生进到这行应该有她迫不得已的苦衷吧。   后来我才弄明白,原来乐乐患有一种先天性的病,干这行只是想多挣点钱去动手术。于是,我动了恻隐之心,托朋友把她推荐进武汉最高档的茶楼,一心想拉她一把,让她早日脱离那个鱼龙混杂的圈子。做那行的女人,都盼望着有位白马王子能救她,走出无尽的阴霾,那年是乐乐的本命年,她一脸羞涩地对我说,遇到我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福分。   为了乐乐这句感恩的话,我四处求医问药,找些知名的老中医开方子,想在不动刀的情况下治好她的病,可总不见效,实在不得已,我只得拖她一起上医院检查,医生说,只要三四万元就可以成功地做手术,这总算让我们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图文无关   可这么多年下来,我的存折仍空空如也,和李英离婚时,我几乎是净身出户,和沈冰接触的那段日子,我陆陆续续也开销了不少,如今,小规模的药品公司经营也是举步维艰,为了不让心中的小天使乐乐失望,我换到现在这家公司,盼着早点存够钱,让她重新活蹦乱跳起来。   不巧,乐乐偏偏赶在这个节骨眼上怀了孕,不管我有多么于心不忍,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生下来。小产之后,乐乐对我的态度陡转直下,一时索要这笔手术费,一时找我拿信用卡去买营养品,我能理解一个女人失去孩子的痛苦,可一旦和钱扯上关系,我就有些想不通了。要知道我才跳槽,公司有时不怎么按时发放薪水,我确实没有经济能力同时养活几个人,乐乐缠着我不放,闹得我心里发怵,我决定先和她分开几天,等她冷静了再说,于是便搬了出来。   没想到,乐乐一哭二闹三上吊,居然还大打出手破了我的相,她如此喜怒无常,实在叫人分不清哪个才是真实的她!   图文无关   说谎的女人   “以后我缠定你了,如果今天你不给钱,我就杀了你全家,杀了你儿子!”乐乐抓狂的手止住了,嘴巴却张个不停,一堆耸人听闻的叫骂纷纷涌出口来。“肖乐乐,你不要太嚣张,有话好好说,放狠话有什么用?”我正在气头上,想着堂堂七尺男人还怕一个小丫头不成。谁知乐乐冷笑了一声,鄙夷地斜睨着我,“姓鄂的,你真以为我喜欢你才跟你,以前看你是卖药的,每回都抢着结账,还有栋私房,还以为你是个有钱的主儿,没想到连个女人都养不起,算我看走了眼,你丢不丢脸?”“你……”听了她这番论调,我竟然哑口无言。以前,我自以为得到了一个少女的真爱,想着她是个大学生,这样的结合体面又实用,儿子的学业也不用我再瞎操心了,现在我才如梦初醒,原来她只是想傍个款儿,从男人身上捞点油水罢了,一点素质都没有,晓得是从哪里混来的文凭。“随便你,你自己看着办!”说罢,我破门而去。   这几天我一直想着和乐乐的过去,我们一起去旅行,上庙里许愿,祈求一生平安,生生世世守在一起,对比现在她那副唯利是图的贪婪面孔,像是两张完全不同的皮。乐乐的确得了病,我还亲眼看到她的病历和X光片,既然身体不好,就应该踏踏实实地过生活,想方设法让自己变成正常人,真不知她这样是为何?   明知乐乐是这样的女人,我仍是忘不了她,做事无精打采,整天精神恍惚,今天骑摩托时还差点撞到人,如果说乐乐执迷不悟,那我同样是执迷不悟。   (责任编辑:zxw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