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约炮】

未婚夫和闺蜜睡在我婚床上,约泡骚聊



  未婚夫和闺蜜睡在我婚床上   未婚夫和我最好的女友睡在我新买的婚床上   我的初恋是表哥的大学同学战浩(化名)。他高大帅气,有一脸迷死人的笑容。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所以对于男性的温暖,我有一种特别的倚赖。战浩是个特别会制造浪漫的男人,这对于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是致命的吸引。我全身心地将自己交给了他。大学毕业,我在一家贸易公司上班,后来因为受到一个法国客户的特别赏识,我从公司出来,做了客户在武汉的代理。生活到这个时候一切都还是很顺,我和战浩选房子、装修、购置家电,为了未来的爱巢开始东奔西走,累虽累,可心里却比蜜还甜。   “我那时候真的特别单纯,觉得,结了婚以后,就像王子和公主一样,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筠宜悠长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头笑笑。   为了一单发往厦门的货,应客户的要求,我必须亲自跟单,要一个星期的时间。离别的前夜,战浩抱我在怀中,温柔地抚摸着我的长发,深情地说:“你还没走,我就开始想你了……”我的心头一热,对自己说: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们都不要彼此分开。   没想到这单货走得特别顺,我开心极了,因为我可以提前三天回到武汉。我忽然发了童心,决定给战浩一个惊喜。   下了火车,我风尘仆仆带着捉弄人即将成功的怦怦心跳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眼前的一幕让我瞬间跌入冰窟:战浩和我最好的女友相拥睡在床上,床是新买的,预备用来结婚的……   未婚夫和闺蜜睡在我婚床上   初恋的失败给人的打击可能并不仅仅是心灵的伤害,更受伤的是自尊和自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自己比灰姑娘还要灰。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把自己藏起来,除了工作必须接触的人,我几乎像个鼹鼠,我怕同人交往,我怕有人对我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知道妈妈常常背着我偷偷流眼泪,而我,又何尝不是。   我是如此的爱着他   1999年,我在加拿大的朋友比莉(化名)回武汉探亲,听说了我的事,为了帮我早日走出感情的阴影,她教我学会了上MSN,又带我结识她那个圈子的朋友。我开始把绝大部分业余时间用在了网络聊天上。我的联系人基本上都是在加拿大的中国人,其中一个网名叫作阿勃达的人是我最投缘的聊友。他说自己是一间加拿大公司的网络管理员,又老又丑又潦倒,可是他的谈吐幽默风趣充满智慧,还有一种难得一见的优雅气度,令我想起了父亲。父亲给我留下的记忆已经不多了,可是我依然记得他常常把我和妈妈逗得哈哈大笑。   我常常会被阿勃达逗得开怀大笑,妈妈常常就会在这个时候走进来,递一盘水果给我,然后半有意半无意地问:“这是谁呢?”这是谁,我也不知道他是谁,聊了都两年多了,也不知道他长的啥模样?想到这,忽然就有点悲凉。阿勃达很敏感地觉到了我情绪的起伏,他总是能够感觉到我每一丝情绪的变化,就仿佛他正坐在我对面,静静地注视着我。我莫名地落了泪,缓缓敲出一行字:“不知道我们今生可会相见?”   未婚夫和闺蜜睡在我婚床上   筠宜目光闪动,看得出她正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良久,轻轻吐出一声恍似呢喃的叹息:“他真的来武汉了,就因为我这句话。”   他骗了我,他非但一点也不老,他根本就很年轻约泡骚聊,何止年轻,他还有年轻人少有的温文和儒雅;当然他也不叫阿勃达,那只是加拿大的一个地名,他叫嘉信(化名)。在我眼中,世间所有形容一个男人的美好词汇都可以用在他身上,可是又都不足以形容他,虽然他的外表是那么平凡,可是他的气度却令他光芒万丈。34岁的他已经是一间大型网络公司的总裁。   我恢复了昔日的神采,在我和嘉信相处的两个星期里,每天都很欢乐。他说话的时候,会自始至终望着你的眼睛,眼神明亮而迷离,轻易就捕获了我的心。我沉醉于沐浴在他的注视里,我希望时光停驻,永远不要把他带离我的身边。   可是,分别总是要比你希望的来得快些,临别,他握着我的手,轻轻一吻:“我会很快回来的。”   是的,他很快就回来,一下飞机他就在MSN上了。我们中间再也没有什么隔阂,我们是老朋友了。我开始发现他更多的优点,宽厚包容,情趣高雅,并且,他知道如何令我放松如何教我开心,我想和这样的人过一生一定是莫大的享受。我不可自拔地爱上了他!   未婚夫和闺蜜睡在我婚床上   如果可以,我愿用生命来换取哪怕刹那的幸福   嘉信离开后的半年里,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他,我以考察为名,踏上了前往加拿大的旅程。   嘉信为我的到来举行了一个小型宴会,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朋友都来了。嘉信在他们中间谈笑风生,英姿勃发。我傻傻地看着他,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这正是我的Mr.Right啊!   向来随便的我,为了宴会还特地去买了一套晚礼服,我生怕自己的言语有失,文雅不够,我一边笑自己干吗这么紧张,一边却在心里打鼓:以后要多去交际,不能给嘉信丢脸。这是个快乐的晚上,我喝了不少酒。   晚上,一个人看着窗外,我心里突然泛起了涟漪,像天上的月亮一样,被半片乌云笼罩着。我总觉得自己配不上嘉信,我和他的身份背景,学历修养、资产身家相差都太远。他对我的接待也许只是西方式的,虽然热情,却当不得真。   就这样,我带着欢乐却又忧伤的心情回到国内,一年以后,我再次去了加拿大,因为我压抑不住对嘉信的思念。  同城啪啪情人 未婚夫和闺蜜睡在我婚床上   这一次,迎接我的除了嘉信,还有一个光彩照人的女子,嘉信向我介绍:“这是我刚认识的女朋友……”后面的话我听不到了,只觉得天旋地转,恨不得马上掉转头,买飞机票回国。我的心底像有个大洞,所有的热情、欢乐和知觉都漏掉了,像是一只曝光了的胶卷,只有绝望一片。我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万遍,为什么要来找他。   在加拿大,我见到了比莉,她一眼看穿了我的心思。她说:“你呀,本来是有机会的!”   筠宜此时的声音小而软弱,小到我几乎都要听不到:“都怪我太自卑了!”   每天,我都要克制住自己碰电脑,我怕一触键盘就再也控制不住,对他说出我深藏心底的秘密。从此后,我不再提起那座城市,那个人,以及与他有关的一切。就这样坚持了3年。对我而言,这3年是比3个世纪还要漫长,悔恨和自责无时无刻不在啃噬着我的心。虽然亲戚朋友为我热心地寻觅男友,可是无论面对谁,我的眼前都会晃动着嘉信的身影,在他的光芒里,所有的人都暗淡无光,而我的心就像日全食,再也没有一丝热忱,也不见一丝光亮。   妈妈为我操碎了心,她为我挑选了一个男朋友,也是她曾经的学生朝中(化名)。平心而论,朝中温和、老实,对我一直关怀有加。他陪在我身边也快两年了,可是看着他,我只有苦笑,我的心里再也住不进任何一个人。   未婚夫和闺蜜睡在我婚床上   记者手记   红颜弹指老   就像大地总不会拒绝阳光和雨露,人的心灵也不会排斥呵护与关爱。所以,大地的绿色才总能“春风吹又生”,而感情即便遭到巨大的打击,也仍然有再一次复苏的可能。   问题是,阳光不可能自己打开窗户再照进来,雨水也无法先种植树木再去滋润它。房间明亮,是因为我们打开了窗,荒漠变成了绿洲,是因为先有了树。所有外因,都要经由内因才能产生效果。   筠宜既然能够走出初恋的阴影,为什么不能勇敢接受朝中的关怀呢?虽然他也许不如嘉信,但他的爱至少是实在而温暖的。   即使筠宜心中已经放不进任何人,那也没必要深陷在这段已经过去的感情中。已经错失了一个心仪的人,难道还要跟着错失生命中更多的快乐、美好!   红颜弹指老,作茧自缚又何苦?   (责任编辑:zxw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