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约炮】

不要钱的同城约炮网站 我爱过这世上最英俊的侧脸



  (图文无关)   我的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一个人过一天像过一年   海的那一边乌云一整片   我很想为了你快乐一点   可是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by江美琪   朋友们都说,何洛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   26岁的初春,好友李云微嫁人,新郎是她的青梅竹马。何洛工作的小镇临近费城,不能回国观礼。彼时最后一场寒流袭击美东,由南而北,大雪纷飞。   翌日傍晚,雪停,堆起将近一米。镇公所的清雪车从窗外隆隆开过,推开房门,有勤快的邻人铲过雪,从家门前挖出一道壕沟来。她刚从美西的阳光加州搬来不久,看着几乎等身的雪墙,童心大发,回身抓起Northface的长风衣,拉高风帽,沿着战壕迤逦前行。三五个褐色卷发的波多黎各少年大声喊着,前后跑过。最后一个孩子不小心撞到何洛,带得她一个趔趄。少年回头不要钱的同城约炮网站粲然一笑:“Sorry.”惯讲西班牙语的唇舌,略带生硬的“r”音,听来直率热忱。   “That’sallright!”何洛真诚地笑。   “There’sanicerestaurantahead!”少年点点街角,竖起大拇指。   或许自己现在的样子很潦倒,大风雪刚过的夜晚,一个人单薄地走在街上,像觅食的寒鸦。何洛想着,肚子叫了一声。   店面占据了街边转角,门脸很小,进去却发现别有洞天。左手边向南是一个咖啡厅,波多黎各咖啡浓郁的香气散开;右手边向东,是一排高椅的酒吧,HappyHour刚过不久,但因为是雪天,顾客寥寥。正中是灯火辉煌的家庭式快餐,玻璃柜内一排何洛叫不上名字的食物。   “Ribs,please.”她点了一客排骨,只有这个她可以大方地叫出名字。   老板热情地捞一大块红澄澄的排骨给她,配饭是细长粗糙的米粒,上面浇一勺熬得浓稠的豆羹。何洛捧着托盘临窗坐下,桌上有一只翘首的公鸡模型,墙边也是公鸡的贴画,还寻找附近一夜情的妇女有波多黎各的国旗。这个加勒比海上的小岛,有着国家的称号,却是美国的一个自由邦。若即若离,名分不清,像疏远的爱人,时而彼此需要,时而彼此厌恶。   看着将将8点,到了UnlimitedLocalCallTime。拿出手机来,先第1347次抱怨针对美国佬的设计厚重有余,精巧不足,拨通,是一个陌生的女声。“找云微么?今天是她的婚礼,她现在忙着化妆啊。如果是公务,您改天再打好么?”   “哦,我叫何洛,是她在美国的朋友。”   听筒中没有说话声,依旧嘈杂。那边李云微的Sumsung从一只手递到下一只,中间谁没拿稳,啪地摔在地上,震得何洛险些将自己的手机丢了。   “恭喜恭喜,22年恋爱长跑终成正果。”她笑。   “喂,你要不要再把我们娘胎里那一年加上呢?”李云微哈了一声,又低声说:“某人今天也来了!”   “哦。”都是老同学,意料之中。“何洛……你,还在飘来荡去啊。”李云微顿顿:“你知道,女孩子,还是不要太逞强。”   “一要嫁人,性子都变了。”何洛揶揄她:“你要洗心革面,做贤妻良母了?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吧,最早嫁人的,大家不用送她红包哦。”笑得狡黠。   “切,你现在在美国诶,逃避!本来你要给我美元的。”李云微依旧大大咧咧。   “新娘怎么躲在这里打电话?赶紧出来啊。”那边有人吆喝。   “哎,是何洛的越洋电话呢,章远,你要不要和她讲话啊?”李云微招呼着。   “不,我不要和他讲。”何洛的大拇指放在红色按钮上:“祝你和常风白头偕老,永结同心,byebye哦。”她飞速说完,揿下键子。   与其被拒绝,不如先拒绝对方。   既然已经分开,至少还留住尊严。   然而爱总是没有什么尊严。仓皇逃避,比较简单。   或许,下一站可以去波多黎各。何洛埋头吃着豆饭,想,希望那里除了排骨牛肉,还有蔬菜可以吃。   离开章远之后,何洛已经忘记,该如何爱一个人。   她从来不认为,自己会爱上别人。   爱上章远之外的人。   16岁时,何洛爱上章远;此后10年,她的世界只有他。   有时候风太急禁不住挂念起你这一刻离我遥远飞行   by江美琪   高一寒假。   何洛不喜欢数学竞赛班。可她还是来了。   因为下雪,教室里空了很多座位。何洛走到最后一排靠窗的角落坐下。旁边的暖气热得烫手,早有人捷足先登,把一副深蓝色的绒线手套放在上面,大大咧咧的,像一双摊开的手掌。何洛摘下自己的,放在旁边。浅浅的茄花紫,手腕处镶一圈白色的兔毛,缀着两粒小小的毛球。小指有意无意搭在深蓝色手套上,更显得纤细秀气。   何洛看着两副手套,心满意足地笑,好像自己的小指真的握在那只宽大的手掌中一样。   这一堂课讲极限原理,已经是大学高等数学的内容了,但据说全国数学联赛中会有所涉及。前两周的课何洛都没有仔细听,这堂自然不懂。她也并不在意,刚刚高一,大学还是一个无比遥远的概念,而且爸妈一向鼓励她投考北京一外,似乎和数学扯不上边。   她来上课,是为了自己未完的心愿。掏出笔记本和铅笔,抬眼,前座的模特儿保持着和上堂课一样的姿势,懒懒地趴在桌子上,双臂叠放在脸颊下。何洛有些失望,这个姿势她已经画三堂课了。她很想画他的侧脸,短而平整的头发,略凹的眼眶,挺直的鼻子,还有轮廓分明的下巴。比一般的东方面孔深刻,又比西方人柔和。   这是我所见过最漂亮的侧脸。何洛想,不画下来太可惜。   可他纹丝不动地熟睡着。老师布置了几道习题,教室中安静得只能听到纸笔演算的沙沙声,还有,前排男生均匀悠长的呼吸声。   睡死吧!何洛诅咒着,保准你起来时两只胳膊都麻掉。   黑板上的题目她不会做,于是从书包中拿出一袋手指饼,悉悉簌簌拆开。怎么回事?第一层好像少了两根。何洛把袋子放在书桌膛里,一根根摸过去。一、二、三……数了几遍,都是二十八根。太过分了,居然克扣!何洛皱眉,决定下次换一个牌子。   这时,前面的男生懒洋洋起身,手在桌沿一摁,身子向后靠过来,浅灰色毛衣上的网纹在何洛眼中瞬间放大。她呼吸一滞,本能地向后闪躲,同时,看到了那张期盼已久的侧脸。   那张侧脸的主人睡眼惺忪,面颊上红了一片,还印着毛衣的纹样。他说:“同学,请你小声一点儿,很打扰别人的。”可他自己声音洪亮,还带有男孩子变声末期的尖锐,在安静的教室中无比突兀。老师和同学们的目光齐刷刷射过来。   原来他塞着耳机。何洛忍不住笑了一声,忽然又觉得尴尬。明知道那些眼睛都是看他的,可自己却紧张得如坐针毡,好像那个洪亮的声音是从自己喉咙里跑出来的,又或者,她和他是一国的,是他的共犯。   台上的老师是市教委重金礼聘的全国特教,年逾花甲的老先生很有涵养,眉头都没皱一下。他只是淡淡地说:“那两位同学,来讲讲你们的思路,大家讨论一下。”   何洛捏着粉笔,紧紧的,不小心掰成两半。暖气是不是太足了,额头上的汗都要渗出来。她偷眼看旁边的男孩子,他飞速地推演,发尖上沾了一层细薄的粉笔灰。   那我又要写什么呢?何洛望着题目出神,写下一个lim,x趋于无穷。无穷符号怎么写来着?她画了两个携手并肩的小写“o”。不知道老先生有没有吐血,但是台下确实传来同学吃吃的笑声。   身旁的男生扫了何洛一眼,回头继续推算,在写到无穷符号的时候放慢了笔速,然后又特意擦了,重写一遍。何洛这次看得清清楚楚,原来是一笔,一个侧卧的8。   还不是长得都一样。何洛嘟囔着,声音轻得只有自己听到。或许,她以为只有自己听到了。那个男孩子转头冲她笑笑,拍拍手上的粉笔灰:“老师,我做完了。”他言简意赅地分析了思路。老先生频频颔首:“不错,请回座位。”   何洛头皮发麻,她只写了两行字,都是些驴唇不对马嘴的公式。莫非,这就挂在黑板上了?她低着头,恨不得将自己嵌在黑板里。   贴墙挂画。她自嘲地耸耸肩膀,想起一项传说中的少林绝学。   忽然,身后的空气停止流动。何洛很怀疑自己的后脑有一只奇妙的天眼,似乎已经看到了男孩子脸上促狭的神色。心跳急促起来,但是肺叶中的氧气供应明显跟不上血液循环加快的节奏,何洛一张脸憋得通红。   “这个方法太繁琐了。”他一大步迈过来,拍拍何洛的肩膀,示意她站在一边。然后扬起黑板擦唰唰地抹掉那两行字,何洛没有认真听课的罪证就此被毁尸灭迹。   他一边写,一边讲解着。三两句话,字字点题。   “对不起,我性子急。”他把粉笔放回何洛手中,背向众人,眨眨眼:“其实,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何洛心虚地点头。   就此逃过一劫。   下课时,两人一起伸手去拿手套。   “谢谢。”何洛诚挚地说。   “怎么谢?”他扬眉,眼睛亮闪闪的。   “喏,都给你。”递过一包手指饼。   “女生。”他撇撇嘴,还是拿了一块,嘎吱嘎吱嚼着:“嗯,味道不错,难怪你上课就忍不住了。”   “我的声音很大么?你带着耳机都听到了。”   “我没有听歌,只是为了睡得更安稳。”   “啊,那你是故意说那么大声的!”恍然大悟。   “你数了三遍二十八。我数一的时候你数一,我数二十九的时候你数一,我数五十七的时候你还在数一。”他说得飞快,绕口令一样:“但是我数八十五的时候,你忽然不数了。这样很干扰我的自我催眠。”他笑了,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天真得像个孩子。那时的他就是一个孩子。   你也在关注我吗?何洛低头,咯咯地笑:“那……为什么帮我?”   “怕你挂在那儿,给我们学校丢脸。”已经做好准备,一闪身,飞来的暗器轻飘飘拍在他肩上,捡起来,是何洛淡紫色的手套。   “你认识我?”她侧头。   “二班的么,何洛。”佯装撕扯着她的手套:“恩将仇报,我记你一辈子!”   “你说我叫什么?”   “何洛,不对么?单人何,洛阳的洛。”   当然是对的,有时候风太急禁不住挂念起你这一刻离我遥远飞行   by江美琪   高一寒假。   何洛不喜欢数学竞赛班。可她还是来了。   因为下雪,   教室里空了很多座位。何洛走到最后一排靠窗的角落坐下。旁边的暖气热得烫手,早有人捷足先登,把一副深蓝色的绒线手套放在上面,大大咧咧的,像一双摊开的手掌。何洛摘下自己的,放在旁边。浅浅的茄花紫,手腕处镶一圈白色的兔毛,缀着两粒小小的毛球。小指有意无意搭在深蓝色手套上,更显得纤细秀气。   何洛看着两副手套,心满意足地笑,好像自己的小指真的握在那只宽大的手掌中一样。   这一堂课讲极限原理,已经是大学高等数学的内容了,但据说全国数学联赛中会有所涉及。前两周的课何洛都没有仔细听,这堂自然不懂。她也并不在意,刚刚高一,大学还是一个无比遥远的概念,而且爸妈一向鼓励她投考北京一外,似乎和数学扯不上边。   她来上课,是为了自己未完的心愿。掏出笔记本和铅笔,抬眼,前座的模特儿保持着和上堂课一样的姿势,懒懒地趴在桌子上,双臂叠放在脸颊下。何洛有些失望,这个姿势她已经画三堂课了。她很想画他的侧脸,短而平整的头发,略凹的眼眶,挺直的鼻子,还有轮廓分明的下巴。比一般的东方面孔深刻,又比西方人柔和。   这是我所见过最漂亮的侧脸。何洛想,不画下来太可惜。   可他纹丝不动地熟睡着。老师布置了几道习题,教室中安静得只能听到纸笔演算的沙沙声,还有,前排男生均匀悠长的呼吸声。   睡死吧!何洛诅咒着,保准你起来时两只胳膊都麻掉。   黑板上的题目她不会做,于是从书包中拿出一袋手指饼,悉悉簌簌拆开。怎么回事?第一层好像少了两根。何洛把袋子放在书桌膛里,一根根摸过去。一、二、三……数了几遍,都是二十八根。太过分了,居然克扣!何洛皱眉,决定下次换一个牌子。   这时,前面的男生懒洋洋起身,手在桌沿一摁,身子向后靠过来,浅灰色毛衣上的网纹在何洛眼中瞬间放大。她呼吸一滞,本能地向后闪躲,同时,看到了那张期盼已久的侧脸。   那张侧脸的主人睡眼惺忪,面颊上红了一片,还印着毛衣的纹样。他说:“同学,请你小声一点儿,很打扰别人的。”可他自己声音洪亮,还带有男孩子变声末期的尖锐,在安静的教室中无比突兀。老师和同学们的目光齐刷刷射过来。   原来他塞着耳机。何洛忍不住笑了一声,忽然又觉得尴尬。明知道那些眼睛都是看他的,可自己却紧张得如坐针毡,好像那个洪亮的声音是从自己喉咙里跑出来的,又或者,她和他是一国的,是他的共犯。   台上的老师是市教委重金礼聘的全国特教,年逾花甲的老先生很有涵养,眉头都没皱一下。他只是淡淡地说:“那两位同学,来讲讲你们的思路,大家讨论一下。”   何洛捏着粉笔,紧紧的,不小心掰成两半。暖气是不是太足了,额头上的汗都要渗出来。她偷眼看旁边的男孩子,他飞速地推演,发尖上沾了一层细薄的粉笔灰。   那我又要写什么呢?何洛望着题目出神,写下一个lim,x趋于无穷。无穷符号怎么写来着?她画了两个携手并肩的小写“o”。不知道老先生有没有吐血,但是台下确实传来同学吃吃的笑声。   身旁的男生扫了何洛一眼,回头继续推算,在写到无穷符号的时候放慢了笔速,然后又特意擦了,重写一遍。何洛这次看得清清楚楚,原来是一笔,一个侧卧的8。   还不是长得都一样。何洛嘟囔着,声音轻得只有自己听到。或许,她以为只有自己听到了。那个男孩子转头冲她笑笑,拍拍手上的粉笔灰:“老师,我做完了。”他言简意赅地分析了思路。老先生频频颔首:“不错,请回座位。”   何洛头皮发麻,她只写了两行字,都是些驴唇不对马嘴的公式。莫非,这就挂在黑板上了?她低着头,恨不得将自己嵌在黑板里。   贴墙挂画。她自嘲地耸耸肩膀,想起一项传说中的少林绝学。   忽然,身后的空气停止流动。何洛很怀疑自己的后脑有一只奇妙的天眼,似乎已经看到了男孩子脸上促狭的神色。心跳急促起来,但是肺叶中的氧气供应明显跟不上血液循环加快的节奏,何洛一张脸憋得通红。   “这个方法太繁琐了。”他一大步迈过来,拍拍何洛的肩膀,示意她站在一边。然后扬起黑板擦唰唰地抹掉那两行字,何洛没有认真听课的罪证就此被毁尸灭迹。   他一边写,一边讲解着。三两句话,字字点题。   “对不起,我性子急。”他把粉笔放回何洛手中,背向众人,眨眨眼:“其实,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何洛心虚地点头。   就此逃过一劫。   下课时,两人一起伸手去拿手套。   “谢谢。”何洛诚挚地说。   “怎么谢?”他扬眉,眼睛亮闪闪的。   “喏,都给你。”递过一包手指饼。   “女生。”他撇撇嘴,还是拿了一块,嘎吱嘎吱嚼着:“嗯,味道不错,难怪你上课就忍不住了。”   “我的声音很大么?你带着耳机都听到了。”   “我没有听歌,只是为了睡得更安稳。”   “啊,那你是故意说那么大声的!”恍然大悟。   “你数了三遍二十八。我数一的时候你数一,我数二十九的时候你数一,我数五十七的时候你还在数一。”他说得飞快,绕口令一样:“但是我数八十五的时候,你忽然不数了。这样很干扰我的自我催眠。”他笑了,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天真得像个孩子。那时的他就是一个孩子。   你也在关注我吗?何洛低头,咯咯地笑:“那……为什么帮我?”   “怕你挂在那儿,给我们学校丢脸。”已经做好准备,一闪身,飞来的暗器轻飘飘拍在他肩上,捡起来,是何洛淡紫色的手套。   “你认识我?”她侧头。   “二班的么,何洛。”佯装撕扯着她的手套:“恩将仇报,我记你一辈子!”   “你说我叫什么?”   “何洛,不对么?单人何,洛阳的洛。”   当然是对的,只是这两个字在他说来格外的好听。何洛想多听几次。   “那你认识我么?”他问。   何洛微笑不语。   “我叫章远,   六班的。立早章,不是弓长张。我们班主任也是你们的英语老师。”   “章。远。”她慢慢念着,烂熟于心的名字,第一次在嘴里打了个转儿,从柔软的舌尖滑过。小心翼翼,有些生涩。还是忍不住地想笑,嘴角开出花,酿成蜜,一直流到心底。   两个人一起等车。   冬日傍晚五点,北国的天空彤云密布。桔黄的路灯温暖了头顶的夜色,大片的雪花扑簌簌坠下来,漫天舞着。何洛的睫毛上挂了雪花,融一些,在零下二十度的天气里又立刻冻结,于是眼前凝着细碎的冰晶,整个世界缤纷起来,流光闪烁。   她偷眼看章远的侧脸,要忍住了才不会傻笑出来。   “你学文学理?”他忽然问。   “呃?”   “寒假之后,不是要分班?”   “嗯,还在想。”假话,不是早就打算好了?何洛咬着嘴唇:“你数学这么好,理科咯?”   “当然!”章远颇有些自得,“笨人才学文。”   “偏见……”她低声抗议。   “哦,对不起啊。你八成学文的吧。”他说:“我们班主任总提起你,说你英语很好,听说你舅舅是外交官?”   “对啊,他在希腊呆过20年。”何洛点头:“我爸妈是希望我去读外语,或者国际关系的。”   “那你为什么来数学竞赛班?”   “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笨得没边儿了。”   “那还吃饼干,不认真听课?”果真笨得无极限,都不知道要先飞。   “喂,你也在睡觉啊!”   “我都会。年级组长推荐我来的,总要给个面子吧。”   “……”   “真的,为什么来?”宜将剩勇追穷寇,章远又问。   “无可奉告。”地球人都知道的外交辞令。何洛瞟他一眼,低头看着地上的影子,一长一短,斜斜地重叠在一起。   “如果我说是为了你,你会不会跳起来?你跳得那么高。我还记得,我一直记得。”何洛摊开日记,压在课堂笔记上。   “放假就不要这么辛苦,来看会儿电视啊。”妈妈端来一杯热果珍。   “哦,整理完今天习题的。”何洛应着,哗啦哗啦翻着纸,合上日记本,翻开两页笔记挡住。   “你不是要学文么?数学竞赛班就不要去了。”妈妈探头瞅一眼,满纸天书:“不如这个假期开始学法语好了。”   “笨蛋才学文。”脱口而出。   “谬论!”何爸是学历史出身的,虽然前两年退了公职投身商海,仍有倍受侮辱的感觉。他不是在关心国家大事吗?新闻联播那么大声,他都听到了。   耳朵比豌豆公主还敏感。   何洛忽然想到另一位听觉敏锐的。他说:“结果你就不数了,严重干扰我的自我催眠。”   “他是一个自大狂,我早就知道。”妈妈离开后,何洛接着写:“自以为是,总觉得自己聪明,别人都是笨蛋。可他的确很聪明,我在他面前也总是个手足无措的笨丫头。”   闭上眼,是初见他的样子。迅急地奔跑,敏捷地闪身,高高跃起,后仰。篮球在半空画了一道优雅的弧线,刷网而入。而他在球出手后便迅速回防,胸有成竹,对自己的准确性坚信不移。矫健灵活的男孩子,匀称修长的四肢,还有何洛眼中,世界上最漂亮的侧脸。   他这样英俊、聪明,刚刚就生动地站在她面前,说:“何洛,我记你一辈子。”   那就记着吧。她一直笑,傻傻的,一直笑。   (责任编辑:zxw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