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约炮】

同城约炮搜索,出轨报复我毁掉仅剩幸福



  图文无关倾诉者:夏真(化名),女,27岁,国企员工   家鑫(化名)埋怨我,说我是扫把星,结婚这么多年,除了添乱,没帮过他一点忙。我坐在一旁哭,心里也难受,觉得家鑫说得有理,这些事都因我而起……   懵懂无知仓促嫁人   我是个懒惰的人,缺乏毅力,上学更是如此,总觉得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勉强读完高中,任谁劝也不愿继续。父母没办法,托关系把我送进一家国有工厂,合同工,做的是行政,其性质可用一句话来概括:一杯清茶一张报,熬足一天完事了。我天天闲得心里长草,一有空就趴在电脑前跟人聊天,聊着聊着,认识了一个名叫家鑫的男人。   家鑫比我大8岁,自己做生意,经济条件尚可。见面后,他对我一见钟情,可我却没看上他,一来觉得太老,二来觉得太矮,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家鑫很主动,天天候在我家门口,又是请吃又是送礼物,年轻女孩最吃这套,时间久了,我便瞅着家鑫越来越顺眼,年龄大怎么了?那是成熟,个子矮又怎样?那是内敛。就这么着,我不知不觉陷入情网。   家鑫嘴巴甜,会来事,我妈也很喜欢,常劝我别太挑剔:“男人嘛,最关键是会疼女人,我看家鑫这点儿挺好。”一边是老妈的鼓励,一边是家鑫的温存,我很快便在温柔乡里晕了头,恋爱不到一年,便匆匆于2006年领证结婚。   结婚那年,我刚22岁,再加上从小到大被家人宠着,说话做事都像孩子,天天只会腻着家鑫,衣食住行都靠他做主。起初,家鑫很喜欢,说我既天真又懵懂,可时间久了,他变得越来越不耐烦,常拿我跟他的那些女性生意伙伴作比较,说人家怎么怎么独立,如何如何坚强。我听了只会发愣,不是不想学,而是学不来。   图文无关   以牙还牙一步成错   2009年夏天,家鑫在朋友的劝说下,决定把生意重心放到河北,这就意味着,他将不得不抛下我和刚满周岁的孩子,长期驻扎外地。我不想让他走,苦苦挽留,但家鑫铁了心,不过,临走时,家鑫将我托付给他的一个朋友———小金。   从怀孕开始,我便辞了工作,在家做起全职主妇,那时有老公相伴,日子不算寂寞。可现在,当家里只剩我和儿子时,空虚大得无边无际。为了让生活有点“人气儿”,我常回婆家和娘家吃饭,老人每次都把孩子留下,说是给我放几天假,让我清闲清闲,他们哪里知道,我已闲得快要发疯。   家鑫的朋友小金也很热情,常打来电话嘘寒问暖,有好几次,当他听说我一人在家看电视,便把车开到楼下,或者带我去逛街,或者请我去吃饭,那时我真心觉得他是个好人,也为家鑫有这样的朋友而倍感欣慰。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也知道礼尚往来,偶尔在家做些好吃的,便诚心邀请小金前来品尝。一来二去,我和小金成了朋友,聊天的话题也越来越多,小金开始向我透露一些秘密。   从小金口中,我知道家鑫找过情人,对方是他的生意伙伴,他同城约炮搜索们的关系很多人知情,只是瞒着我。听说此事后,我并不是特别吃惊,因为以前也曾发现过一些蛛丝马迹,并因此和家鑫吵过很多次,但家鑫死活不认,他说跟那女人只是普通朋友,现在,小金的话证实了我的猜测。   尽管已有思想准备,可我还是伤了心,为了求证,我当即给家鑫打电话,让他交代跟那个女人的丑事。家鑫原本还想狡辩,但得知是小金告密后,他沉默了,然后,终于承认。家鑫说,他跟那个女人合伙做过几次生意,女人刚离婚,情绪很不稳定,常找他诉苦,有次喝多了,便主动投怀送抱,而他也不是柳下惠,两人就那么一拍即合。   图文无关   我好恨,好委屈,自己把一生都托付给这个男人,相信他,依靠他,可他却将我的信任无情践踏。当悲愤没有出口时,我必须找个人倾诉,当然,最合适的就是小金,他是唯一知道内情的人,也是我当时唯一的朋友。那晚,我万般委屈,那晚,小金悉心安慰,最后,我把小金留了下来。现在,回忆起当时情景,我想,也许是报复心在作祟———既然你背叛了我,那么,你也要尝尝背叛的滋味。   左右为难寻求指点   事后,我很后悔,觉得自己糊涂,不该用这种方式报复丈夫,如果被家鑫知道,这日子肯定再也没法过。我告诉自己,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反正已和家鑫扯平,从此绝不再与小金来往。   去年5月,家鑫在河北的生意出了岔子,赔了一大笔钱,不得不返家休整。那段时间,他状态很差,常常无缘无故地骂人,对孩子都失去耐心。我知道事业之于男人的意义,尽量迁就他、安慰他,希望用妻子的温柔让他重新振奋。家鑫也在想方设法地排解苦闷,可他的方式却出人意料,他跟之前的那个情人又恢复了联系,两个人真是患难之交,只要有一方出事,另一方毫不犹豫,出手相帮。   在家鑫面前,我的任何劝告都毫无意义,实在没辙,只得求助于公婆,我希望他们帮我留住丈夫,保住这个家。公公听完事情首尾后勃然大怒,他将家鑫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最后留下一句话:倘若再跟那个女人藕断丝连,就不要再进家门。   家鑫是个孝子,他回去跟女人摊牌,可女去那里找女约炮人不同意,说到最后,两个人闹僵了。家鑫的投资本金里,有一部分是女人借给他的,现在,女人要拿回去,这等于要了家鑫的命,本来生意就出了问题,再少了本钱,只剩破产一条路。   图文无关   家鑫埋怨我,说我是扫把星,结婚这么多年,除了添乱,没帮过他一点忙。我坐在一旁哭,心里也难受,觉得家鑫说得有理,这些事都因我而起,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帮他渡过难关,而我唯一能求助的人只有一个:小金。小金很有钱,当初他曾对我说,如果有困难,只管去找他,他绝不含糊。   原本打算第二天就去找小金,可临出门时却又心中打鼓,如果我请他帮忙,他会不会提出交换条件,如果提出,我又该如何面对?前尘往事刚被湮没,倘若再被翻起,生活会不会就此颠覆?我突然间好怕,该怎么办?谁能帮我指条明路?心迷失了   婚姻咋能和谐   对于夏真来说,不是婚姻迷失在报复里,而是自己的心迷失在依赖里,她的所有问题都依赖别人援手。自己的生活问题靠丈夫解决,结果是丈夫不能忍受,一走了之;而得知丈夫出轨后,靠找情人来平衡内心,结果是让自己后悔不已;面对婚姻危机时,又靠公婆出面,结果是遭到丈夫埋怨,婚姻冲突加剧;最后,对于丈夫的生意问题,想来想去竟是希望靠情人来施与援手,这样的决定让人哭笑不得。   夏真挺像“奶嘴女”,她幼稚的根本是责任心的缺乏,不愿意为别人承担责任,也不愿为自己承担责任。希望夏真能正视自身,积极改变心态,否则,将面对无法收拾的后果。   (责任编辑:zxw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