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约炮】

我和一个少妇聊天记录 一个写字楼两段未了情天津



  这几天他总凑过来问我,对他不冷不热是不是在抗议,我不说话,他就笑,然后就没下文了。他怎么就不问问自己为什么突然对我不冷不热了呢?   倾诉人,畅心,27岁,本来和男朋友都已经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谁知说分就分了。是她喜欢上了别人,她不想误了自己,也不想误了那个越处越不合心意的“宅男”。其实人家对她还不错,当初费了半天劲把她调到自己公司,还不是为了给她谋个轻松的差事嘛。可她不这么想,她觉得人家就是大男子主义外加小心眼儿,想看着自己。而她现在心仪的这个“别人”也是同事,一个健谈的已婚男。她最开始只把他当蓝颜知己,他却不顾她的犹豫和劝阻,执意把动静闹得很大,说什么也要离婚。可就在她的心开始松动的时候,他又什么动静都没了。事到如今,两个曾经的“恋人”都成了同事,她心里的滋味实在是难以言说。   原音重现:我有时觉得是自作自受,可有时又替自己叫屈,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妈也是,到现在了还整天叨叨,说我不珍惜,大舰(我前男友)那孩子多踏实,结婚以后肯定能好好过日子。幸亏我妈还不知道我和白川(我后任“男友”)的事儿,不然我在家肯定没清净日子过了。我承认,大舰除了上班挣钱就是在家看书、上网,从来不到外面瞎惹惹。可这就代表我必须嫁给他吗?我们是谈了三年多,不过给我的感觉是这日子越来越没意思,我又是个爱玩爱闹的性子,跟他实在是说不到一块儿去。今年年前两家谈结婚的事儿,也是因为我本来就心气儿不顺吧,中间闹得挺不痛快的,虽然最后的结果还算不错,许多事我和一个少妇聊天记录儿都达成了一致,可我就是觉得委屈。委屈之后,便是无望。这辈子我就这样了?以后的日子都要守着大舰这个闷葫芦过了?   我试探着跟我爸妈说过不想结婚了的想法,他们一听就急了,说我是没事儿找事儿,说我们家向来门风好,不能干过河拆桥的事儿。我知道他们指的是什么,不就是大舰把我办进他们公司的事儿嘛。他们公司是我们那个系统的龙头,比我原来呆的那个小公司强太多。他为我的事儿的确费了不少心思力气。我爸妈特感动,我也不是不领情,只是总觉得他目的不纯,还不是为了方便“监管”我的一举一动?他这点也让我特瞧不上,一个大老爷们儿,心眼儿小得像针鼻儿,还总动不动跟我耍耍大男子主义。我才不吃他那一套呢,他也没辙。反正那阵子挺难熬的,结吧不甘心,不结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那么一直拖着没去领证,总是年后再说年后再说。   白川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和我一样,也是刚从别的公司调来的,我们自然比别的同事关系更近一些。他比我大四岁,是那种很有感染力的男人,好像你一走近他,他就能把你的生活涂上颜色似的。所以也不知道怎么的,也就几天的工夫,我们就变得无话不谈了。按说一个女孩子是不好意思和一个男同事说自己和男朋友感情的事儿的,我以前也一直这么觉得,可在他面前,好像一切都没了禁忌,一切都很自然。他的回应也很得体,丝毫不会令我尴尬。他还很幽默,有一次开玩笑说大舰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换做他,肯定唯女朋友马首是瞻。我第一次体会到和一个男人能够倾心交流的美妙,这是大舰从来没给过我的。即便如此,那时我也不过把他当做知心的兄长而已,因为我知道他已经结婚了。只是后面的事情似乎渐渐偏离了我的初衷,也慢慢不再是我能够控制的了。   他的短信开始说一些天凉添衣的知心话,他看我的眼神也开始有了温度和躲闪。我察觉到了,心头掠过一丝欣喜和羞怯,但更多的是理智。我试探过,也侧面敲打过,直到面对面地告诉他,我们不可能,我不会做第三者。他的态度让我有些吃惊,说即便没有我,他的婚姻也难保长久,说他其实和我一样,结婚之前已经是游离状态了,只是父母催得紧,且身边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差不多都结婚了。他一边说还一边感慨,要是早遇见我多好,也省约炮软件如何聊天记录得枉走这一遭了。最后,他竟然说到了离婚,而且那么坚决地让我等他。那时我们认识还不到一个月,我当时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紧张。总之一切都不对了。   虽然白川这边我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但这件事儿也终于让我在大舰那边下了最后决心。我不能再欺骗自己了,也不能再耽误别人了。当我跟大舰说出分手两个字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了他的眼泪,可我,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有。他抱着我说知道自己有很多毛病,可他愿意为我改,让我再给他一次机会的时候,我推开了他。在我这里,真的已经没有机会了。我的心已经完全不在他那里了。   这边的决绝之后,我还没来得及告诉白川,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却已经为离婚做打算了。为了每天晚上能和我通电话,他总是编这样那样的理由支他老婆下楼,不是到小卖部买东西就是到报箱拿报纸。而我每次都是等他主动联系我,怕我冒冒失失地打过去给他找麻烦。我其实特别不愿意他为了我丢了家庭,心底却冥冥中又期盼着什么。我也说不清,纠结得很。那段日子,他经常会和我汇报事情的进展,什么他老婆已经被他气回娘家去了,她爸爸气得都打了他之类的。我问他为了我值得闹成这样吗?他说值。我感觉自己好像被他的气场和情绪控制了,被他卷入了一场感情战争,进攻也不是,投降也不是。那段日子如同打翻了五味瓶,我一会儿自责,觉得不该破坏他的家庭;一会儿又释然,觉得他说得没错,我不是他们婚姻破裂的原因,只是恰巧出现的结果罢了。甚至一度,我恍惚觉得他已然是我的了。   但正当我有了如此期待的时候,白川那边一下子什么动静都没了,好几天不主动联系我不说,我发过去的短信也不回,在公司见面以后就说手机没电了。我问他究竟出了什么事儿,他模棱两可的样子和从前信誓旦旦的他简直是两个人。我绷不住了直接问他是不是离不了了,他吭哧了半天也没说句整话,就说还那样儿,先凑合过吧。我没再问下去,其实我特别想问他这一切难道只是一场梦吗?是你把我带进了梦里,怎么现在没来由地把我弄醒了?弄醒了不是不可以,但也得给我一个理由不是吗?不然这些日子我都忙了些什么啊?我们都在一个写字楼,现在我每天上班不仅要面对大舰,还要面对白川。大舰让我愧疚,他至今都不知道我和他分手之前就已倾心他人。而白川又令我困惑,我还必须时刻小心别让公司其他人发现我们的事儿,可我又怎能没有情绪?他倒是总跟没事儿人一样凑过来问我是不是对他有意见,在公司我能说什么?他就笑,那种笑,我看不透。   闪存现场   畅心:白川他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想离了还是离不了了?不管怎么样,他得跟我说明白啊,现在算什么?   舒阳:这不想离了和离不了了背后还会有很多种可能,他不说,你永远也想不透。不过我倒觉得哪一种原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是你们已经没办法再继续的结果。   畅心:可当初是他要死要活想离婚的,我没强迫他啊。   舒阳:问题就在这儿。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如果对婚姻不满,可以离婚,但不可以用他这种方式。和家里和老婆闹,故意找茬儿,算什么?再说,在没离婚之前应该自重,把你牵扯进去,置于第三者的境地,公平吗?   畅心:我也一直提醒他别闹得这么厉害,更别说是为了我。   舒阳:其实他闹得再厉害也只是他说的。   畅心:什么意思?   舒阳:你并没有亲眼得见吧。他也可能以此来向你表忠心啊。如果是这样,他又太工于心计了。闹了,不成熟;说谎,太世故。总之不值得你这样。   畅心:可我还是想再看看,再等等,就一年。   舒阳:等男人离婚等到失败的女人哪个不是从一年等起的?   畅心: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舒阳:工作的时候尽量不要受这件事儿的影响,学会自控。也不要再追问他什么,适当给他一些距离感,但要让他明白,你不是因为和他赌气才这样,而是同事之间正常的分寸。   【说开去·时间】   要想尽快走出一段旧感情,最好的办法是开始一段新感情。这话也对,也不对。说对,是因为人都是血肉之躯,一块伤疤再难愈合,也架不住一剂灵丹妙药。说不对,是因为药也是良莠不齐,伤者一时心焦以为抓住了救命稻草,却不知它或许可以治愈伤口,但难免有副作用。   说来说去,还是一个心态的问题。好多事儿真的不急在一时一刻。你以为这个人就是一生了,也许不久以后再看,会笑自己当年还是幼稚了些。为什么总说时间能证明一切?还不是因为任何东西,包括爱情,经过时间的涤荡,才知道哪些是珍珠,哪些不过是流沙。   再说说办公室恋情一事。好像有很多单位都不允许同事之间谈恋爱,在老板那里自然是怕影响工作,在当事人那里自然另有担心,好了便好,一旦散了,难免尴尬。   何况还是见不得光的地下恋情,就更需要棒喝一声了。有些债最好别欠,有些情最好别动。办公室地下恋情一旦开始,注定是惨淡收场。   (责任编辑:zxw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