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约炮】

老女露脸福利炮,一个征婚女人的心酸情史



  (图文无关)   她匆匆地来,匆匆地走,身上留着奔忙操劳的痕迹。其实苦一点累一点都没关系,她还年轻,她会用自己的双手让自己和儿子生活得很好。可是看着她孤独的背影,我一直在想:她的孤独和寂寞,又有谁能了解。   她说本来她是准备一个人带着儿子生活的,可是现实中的许多无奈,令她终于决定再次走入婚姻。然而,爱情在她心中,曾经是一件多么珍贵的水晶,她怎么能容忍它支离破碎。   面对现实,我们都有许多无可奈何。可明天,毕竟又是新的一天,毕竟还是要继续的一天。   旅途的缘分   1996年春节,我到北京旅游,旅行团是由20多位散客组成的,锋也是其中的一个。那一年我才21岁,刚刚从学老女露脸福利炮校出来参加工作,满脑子都是美丽而浪漫的幻想。虽然之前大家都很陌生,但经过几天的旅途,整个旅行团的人都相处得越来越融洽,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渐渐如同朋友般亲密。   我并不知道,一路北上,有一双眼睛在我背后闪亮。   那一天,我们登上了长城。在长城顶端,锋叫住了我,让我帮他照相。我帮他照完相后,锋突然很自然也很大方地对我说:“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当时我愣了一下,觉得很意外,我们认识才几天,彼此并不是很了解。虽然锋的条件看起来相当不错,但我觉得自己还年轻,不应该这么早就决定人生大事。当时我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对锋说出我的感受,只好冲着锋笑一笑,摇摇头,然后转身就跑。在接下来的旅程中,我明显地感到锋那双深情的眼睛一直不离我的左右。我一直回避着他的目光,但心中仍然觉得很温暖,当然也会有点害羞。   后来锋告诉我,看到我的第一眼,他就被我的清纯和阳光所吸引,心跳的感觉非常强烈。在第一次表白遭到拒绝后,他跟自己说:“一定不要放弃。”   旅程很快结束了,分手时整个团的团友们都依依不舍,大家互相留下了联系电话,还相约将来一起看照片。回到家的第二天,我就接到了锋打来的电话,他说想请我吃饭,而我很婉转地拒绝了他。接下来,锋常常打电话来约我,可我一直没有接受他的邀请。   (图文无关)   1997年春节,我决定去海南岛。之前我并没有告诉锋,不过在出行的第一天,我就在旅行团的人群中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锋看到我,好像并不意外,他走过来笑眯眯地对我说:“你看,这就是缘分,你躲都躲不掉。”我也忍不住笑了,好像遇到老朋友似的高兴。这一次,我没有再回避他的目光,因为我真的感觉到他是一个优秀的青年,而且他的耐心和爱也令我深受感动。在海南岛美丽的海边,我和锋彼此了解彼此关心,相处得非常愉快。回到广州没多久,我们顺其自然地成为恋人。   这是他生命的延续   茫茫人海中,能找到一个自己爱他,他又爱自己的恋人,实在不易。所以我和锋都很珍惜对方,日子在这浓浓的爱意中飞快地向前走着。2000年,我们决定结婚。我说我想做五月新娘,于是我们商定把婚礼订在春光明媚的五月。   2000年的3月6日是锋30岁的生日,那天晚上,锋非常动情地对我说:“30年来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你,能娶到你是我最大的幸福。”在甜蜜而浪漫的气氛里,锋和我有了我们认识以来的第一次。一直以来锋在这方面都很尊重我,那天晚上我没有拒绝,因为我们已经准备结婚,我相信锋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好男人。   想不到这个第一次,却成了我们的最后一次。   4月27日,一个晴天霹雳的电话,改变了我的一生。锋在出差的路上发生车祸,经抢救不治身亡。那一刻我眼前一片空白,所有的希望和梦想,仿佛在一瞬间全部变成了彩色泡沫,在我眼前一个个破碎。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有时走在大街上,我竟然希望能有一辆车向我撞来,这样我就可以见到锋了,我就不用再忍受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可是,面对家人忧郁的眼睛,我还要强打精神对他们说:“不要紧,我没事。”   那段时间我身体很不好,常常想吐,月经也没来,我一直以为这是因为经受了太大的打击,也没太在意。一直到了5月底,妈妈催着我去医院看看,检查的结果令我再一次震憾不已:我怀孕了。   (图文无关)   天啊,仅仅是在锋的生日的那一次,惟一的一次,我竟然怀上了锋的孩子。我简直不能相信命运的安排,几乎在同一个时刻,一个生命离去,另一个生命却悄然冒起。   虽然孩子来得不是时候,但我还是感到了初为人母的喜悦,冥冥中,我感觉这好像是锋的生命在延续。尚未出世的孩子没有受到家人的欢迎,特别是我的父母,他们一定要我打掉胎儿。我知道他们是为了我好,怕孩子拖累我,就连锋的父母也表示他们帮不上什么忙,让我考虑不要这个孩子。我也知道一个未婚妈妈带着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将会是多么艰难。可是在度过了好几个不眠之夜之后,我还是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因为是这个孩子,重新燃起了我对生命的希望和梦想,让我有了活下来的渴望。家人不能忍受街坊邻居的白眼,跟我断绝了关系,我从生活了20多年的家中搬了出来。我知道,从今以后,所有的路都要靠我一个人去走了。   我没有后悔   孩子5个月的时候,我离开了工作的地方,没有其他孕妇的种种优待,只有日渐成长的胎儿支撑着我。在经历了27个小时的阵痛,和死神打了几个照面后,我生下了一个儿子。当我第一眼看到儿子时,我知道我不会后悔我所做的一切。   儿子出生后,我请了个保姆,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因为有固定收入,所以日子还过得挺好。可是在精神上,我是孤独的。儿子在一周岁后,开始学着同龄人叫“爸爸”,让我一阵阵心酸。本来,我是抱定了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下去的决心的,可是当日渐长大的孩子一次次问我:“为什么我没有爸爸”的时候,我开始重新审视我的生命,我开始理解朋友们让我向前看的意义。   还有一个更令我下决心改变生活的原因是如果我不结婚,我的儿子就一直没有户口。我希望给他正常的身分,正常的家。于是,经朋友介绍,我陆陆续续认识了几个,但最后都没有结果,主要是因为我带着个孩子。   (图文无关)   后来,我在杂志上看到一则征婚,条件也很合我的要求,于是按上面的地址写了一封信。回信很快就来了,却是一家自称是“全国联网”的婚介所寄来的。照片上的男士看来很英俊,不过要先汇300元才可以得到他的通信地址。因为觉得其中有问题,我没有寄钱。想不到后来我在另一家婚介所再一次看到了一模一样的照片,只是上次的李先生变成了陈先生。   我开始有点心灰意冷。一位朋友劝我到一些大规模的婚介所和小姐的聊天记录截图试试,于是我选了一家在报纸上称“绝无假婚托”的婚介所。来到楼下,见这间婚介所的门上贴着招工启事,要招办公室文员多名。我灵机一动,临时决定假扮应聘者前去一探虚实。我走进去,一名经理让我填了一份履历表,然后对我说:“先交按金,没有底薪,见面分提成,发展入会也有提成。”见我不解,他解释:“你的工作就是扮托儿与前来应征的男士见面……”   好像一件小心珍藏的水晶,一下子被人摔得支离破碎。   我只是想有一个完整的家,为孩子找一个爸爸,找一个能接受我和我儿子的好男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好人,可是,属于我的那一个,他在哪里。本来也想,算了,干脆带着儿子过自己的日子吧,我们不是一直生活得挺好吗。可是,看着一日日长大的儿子,没有户口,没法上学,我又有些犹豫了。   在我们的谈话结束时,我还是忍不住地问了一个很“残忍”的问题:“如果今天,让你重新选择一次的话,你还会不会留下这个孩子?”她笑了,非常坚定地说:“我会,真的会。我儿子非常聪明非常可爱,每当看到他,我就知道我所有失去的都得到了最大的补偿。其实如果没有儿子的户口问题,我真的可以一个人带着儿子幸福地生活下去。”   在这一刻,我看到她一直很疲惫的脸上满是温柔的光亮,很幸福,也很充实。   (责任编辑:zxw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