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约炮】

有可靠的约炮平台,我跟暗恋了20年的女子偷情



  楚天金报讯倾诉人:周明义男39岁司机   记录人:见习记者苏荷   时间:2011年9月6日   方式:电话   周明义喝酒后的声音略微沙哑:“这么多年,她一直是我最心爱的女人;可现在,她……”他说,20年前,她曾是他心中最美最纯洁的女孩,他曾自叹“配不上”选择忍痛割爱;婚后,他还是忍不住成为了她的情人。   可黑暗中真正相拥,曾经的天使,却已让他看不清。因为,他“只是她众多情人中的一个”。   一见倾心   如果时光能倒流,我愿永远沉醉在与许婷相遇的那一刻。   那是1990年7月的一天,刚从学校毕业的我在叔叔店里帮卖家具。一对母女走了进来,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许婷。清纯、秀丽,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美——她如仙子下凡,从我的梦中婷婷袅袅走来。   从那一有可靠的约炮平台刻起,我此后20年的青春与时光,全部烙上了她的影。   因为配送家具,我得以与许婷来往了几次。她是那么美,可在一无所有、还有些青涩的我面前,她又那么友善。来往多了,我们渐渐成了朋友。   我不知道她对我是怎样的感觉,亦不敢奢望什么。有时一起出去玩,多少次我鼓起勇气想牵起她的手,但又会觉得,那是对她的亵渎。   我想,那么美好的女孩,就应拥有一份完美的爱情。但那时,我还远不能给予属于她的幸福。既然如此,那就尽量克制对她的思念吧。   下定决心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刻意减少了与她的联系,直到听说她结了婚。   27岁时,我才在父母的安排下,与现在的妻子结了婚。她是那种典型的贤妻良母,勤俭持家,相夫教子。可我,却一直没法忘记曾经暗恋的许婷。   成为情人   虽然结了婚,妻子也是大众眼中的标准好老婆,但不得不承认,做了别人的丈夫,我整日整夜挂念的,却是另外的女人。   我没能给许婷幸福,但我真心希望她幸福。不夸张地说,我同城e夜情关心许婷甚至多过关心自己。但一直让我耿耿于怀的是,她嫁给了一个比她大11岁的男人。我没见过那个男人,却愤恨他没能让她过得好。   没几年,那个男人外出工作,常年不回家,留下许婷独自带着孩子。岁月没在她的容貌上留下太多痕迹,但她日趋平淡的生活,让我更加对她多了几分疼惜。婚后十余年,我都一直默默关心着她,担心她遇到什么困难,每隔几天我就会给她发短信,有时则是经济上的一点帮助。   或许生活的魔力太大,足以改变一个人太多。我对妻子的日趋冷淡,许婷对婚姻的迅速失望,让两个曾经的“普通朋友”,竟越来越惺惺相惜起来。认识16年后,一次我买了菜给她送过去,她留我吃饭。那天,我们拥抱到了一起。   那一天,我等了16年。那些曾经的青涩与不青涩的时光一幕幕如电影般滑过;终于拥最心爱的女人在怀,依然似在梦中。   还没来得及考虑离婚,不久,因为一次酒后故意伤害,我被监禁了两年。就算在狱中,我最惦念的依然还是许婷。按我当时的设想,出狱后,我们一定要各自离婚再结婚。   没想到的是,现实却给了我更狠的一击。   面目全非   可能就在我坐牢期间,一切都变了。   我从牢里出来,就感觉许婷跟以前不一样了。确定关系后我每天至少给她打一个电话,然而,她却经常不接,有时是好几个小时后才会回过来,更多的时候则是不回。   常常我们在一起,她的手机却不断有电话打进。她有时接,有时不接。但无一例外,找她的几乎都是男人。碰上有时不得已接起来,她答话的声音,却又明显不自然。还有一次,电话里的男人连续追问了四五遍,“你在哪里、在做什么”。   许婷的丈夫常年在外,而且据称在外也有了女人,对许婷几乎已不闻不问……那这些打给她的电话,又是怎么回事呢?   冷静下来,我又不断说服自己,“许婷不是那样的女人”。可是,直到后来有好几次,我们温存之前,我发现她的身体有些异常。根据经验判断,在我之前,许婷应该接触过其他男人……   这样的情形,已经快一年了。上个月我终于忍不住问了她。问题刚一脱口,我就在心底期望,她能给我一个稍稍合理的解释。然而,她却冷冷地说:“待在一起就开开心心,其余时间你我就各忙各的。”   我知道她是让我别管太多。可是,默默爱了她这么多年,现在的她,已经完全让我看不清了。一想到当初的纯洁天使,沦为今天的面目全非,我的心如煎熬。   这半年,我经常做梦,梦到的都是关于她周旋在好几个男人间的风流事,梦里梦外,都让我觉得压抑、沉闷异常。本来,我已跟妻子协议好离婚,可许婷,又让我不知该如何再靠近……她还能回头吗?   (口述实录文中人物为化名)   (责任编辑:zxw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