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约炮】

50万分手费暴露了一场阴谋,淄博一夜情微信号



  图文无关   荆楚网消息(楚天金报)男主角档案:陶泽飞男41岁干部   女主角档案:江月红女43岁营业员   记录人:本报记者邓莉   时间:2009年3月10日   地点:本报编辑部   【起因】   6年前,她对前来商店买东西的他一见钟情,在她的柔情攻势下,他渐渐接受了她的爱。然而,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和她有一个结果,因此,对她的付出,他不主动不拒绝不承诺。时间一天天流逝,就在她憧憬着做他的新娘时,却意外发现,他偷偷和另一个女人拿了结婚证……   【焦点】   他为何要欺骗她?固执的她能放下这段变质的爱吗?   【她说】   江月红:为迎“表妹”同居男友将我扫地出门   江月红的长发烫成好看的小卷,临出门前,她显然精心修饰过,略施脂粉,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江月红说话的声音很尖锐,语速极快。我注意到,陶泽飞几乎是被她强拉进来的,她口口声声要陶泽飞给她一个说法。可事实上,每次不等陶泽飞开口,她就抢先滔滔不绝地开始了对他的“控诉”。整个过程中,陶泽飞一脸的无奈。   图文无关   神秘的“表妹”   今年元旦前夕,我侄儿打来电话,说他1月1日结婚,邀请我到北京参加他的婚礼。我兴冲冲地对陶泽飞说了这件事,让他陪我一起去,可陶泽飞没有我想象中的高兴,淡淡地说,“要去你自己去,我最近很忙,抽不出时间。”我有些不悦,元旦是国家规定的假日,他是做行政工作的,怎么会没有假期呢?   面对我的质疑,陶泽飞一脸镇定地说,“我们单位要筹备一个会议,我是办公室主任,当然要带头加班。再说了,北京我去过很多回,这次你就先一个人去吧。以后有机会,我再陪你。”他的解释倒也合情合理,我理解他,男人都是以事业为重。于是,我一个人踏上了前往北京的列车。   侄儿的婚礼很隆重,亲戚们从各地都赶到了,大家坐在一起好不热闹。聊着聊着,大家把话题转到我身上,大姐问我,“月红,你跟老陶的婚事啥时办呀,你都四十好几了,不能总这么拖着。”我有点心虚,连忙应着,“快了快了,你不知道,这个老陶简直是个工作狂,他目前正面临着提升,怕结婚的事会分心。”“你呀,也要留个心眼,事业家庭又不冲突,这算个什么理由嘛!”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抱怨老陶,我心里很不舒服,我也知道,亲人们是为我好,我也承认他们说的都有道理,可我已经跟了老陶6年,为了他,我放弃了很多,我不相信,他会这么绝情!   我决定回武汉后,和陶泽飞好好谈谈,敲定婚期。   图文无关   三天后,我回了武汉。陶泽飞不在家,打电话他也关机。我又打到他办公室,结果也没人接。我觉得很奇怪,按说,这么早,他不在家就应该在单位,现在他在哪里呢?   中午的时候,我终于打通了陶泽飞的电话,听到我的声音,他第一句话居然是,“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听到这话我有点生气了,“你什么意思,好像不希望我回来。你昨晚在哪里,看样子没回家?”他说:“噢,我在外面和朋友打牌,刚刚牌局才散……”   两个小时后,陶泽飞才回来。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他面对我时表情有些不太自然。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陶泽飞在卫生间,我便接了。是一个女的,声音很陌生,她找陶泽飞。凭着女人的直觉,我感觉这个女人跟他关系不简单。我叫出了陶泽飞,站在旁边冷眼旁观。他接电话的时候神色不对,说话支支吾吾的,最后说“知道了,以后再说”就挂了。   我问他那个女人是谁,他想了一会儿才说,“噢,正想对你说这事儿。他是我的一个远房表妹。”听他这么一说,我释然了,原来是他的表妹,看来是我多心了。   图文无关   50万元分手费   可接下来,他的话让我感觉不妙,他话里有话地暗示我,“月红,你我都是有过一次不幸婚姻的人。你也知道,一个女人经历这种打击是多么痛苦。她现在一个人过得很凄苦,家里人都让我帮她一把,所以……”   听着他吞吞吐吐的话,我预感不妙。我问他到底想说什么,坦白点说。他犹豫了一会儿,说:“这样吧,你先搬回去。我帮表妹在附近找了一份工作,她可能暂时要借住在我这里。你也知道,我们那里人思想都很保守,现在我们毕竟还没有结婚,我怕表妹以后会对亲戚们说闲话。”   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从没听陶泽飞提起过他的表妹,怎么突然从天上掉下了个神秘表妹,而且眼下就快要过年了,她难道就在陶泽飞家过年?我努力维持了情绪,说:“你表妹也就是我的妹妹,她来了,我理应请她吃顿饭,这也是礼貌嘛!”他很不耐烦地说,“不必了。”   从陶泽飞反常的态度中,我更觉得不对劲,我不想跟他争吵,决定自己打探个究竟。   第二天,我收拾了行李,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晚上,陶泽飞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正在家看电视。他还关切地让我早点睡,好好休息。我本来应该感动的,可觉得不对劲。他为什么不打我手机,而偏偏打家里的电话,他是不是在试探我?   图文无关   于是,我马上又回到了他家。搬离他家的时候,我特意留了个心眼,没把钥匙交还给他。我打开门,结果看到陶泽飞和一个漂亮女人正亲密地挨在一起看电视,有说有笑。显然,我的突然出现让他乱了阵脚,他有点恼羞成怒地问我:“你这么晚怎么也不说一声就来了?”   他的态度激怒了我,我把桌几上的一个杯子摔到地上,对他恶狠狠地说:“你少在我面前演戏了,怎么,不介绍你表妹给我认识认识?”我强硬的态度让他一愣,他半拉半扯地把我推到门外,然后回过头轻声对那个女人说:“梅瑛,这件事我回头再跟你解释,这么晚了,我怕她一个人回去不安全,我送送她。”   我心里酸酸的,跟陶泽飞在一起这么久,他从没有对我如此温柔过。走在熟悉的路上,我们彼此都沉默了,我在等他给我一个交代,而他,也许在寻找借口。好一会儿,他终于开口了,“月红,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我早想跟你说了,她叫梅瑛,不是我表妹,是别人给我介绍的女朋友。我和她已经认识有半年多了,我觉得她更适合做我的妻子。”听着陶泽飞如此轻描淡写地说他对我的欺骗和背叛,我怒火中烧,“是谁给你介绍的,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是全心全意待你。你呢,把我当成什么人?什么她更适合你,不就是她比我年轻,比我漂亮,比我条件好吗?”   那晚,我们不欢而散。陶泽飞铁了心要跟我分手,而我不甘心被他这么耍了。我不能就这么白白便宜了这个负心男人,干脆对他提条件,“要分手也行,给我50万,否则免谈!”   图文无关   感情骗子   虽然表面上强硬,其实我的内心很脆弱,也很苦。作为一个离婚女人,我太渴望一个温暖的家,渴望一个知心体贴的爱人,这么久了,我把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陶泽飞身上。   和陶泽飞认识是个偶然。我在陶泽飞居住的小区附近的一家小超市上班,他经常到这里买东西,基本上是速食面之类的食品。时间一久,我对他充满了好奇,听一个同事讲,他在一家效益不错的单位工作,已经离婚几年了。听了同事的话,我心里泛起了波澜。   我也曾经有过一次不幸的婚姻,前夫是个对家庭不负责任的男人,从厂里下岗后,整天泡在麻将室里玩,将家庭的重担全抛给我一个女人。日子苦一点我可以忍受,可我难以忍受他暴躁的脾气,一输了钱就拿我撒气。我们闹了很多年,直到儿子12岁那年才离婚。儿子被判给了前夫,放在上海奶奶家,我一年难得见他几面。   同是天涯沦落人,我对陶泽飞多了几分亲切。一次他又过来买面,我忍不住多了句嘴,“以后还是少吃方便面,又没有什么营养,像我们这样孤身一个人,更要自己照顾好自己。”陶泽飞有点吃惊,又有点感激地对我笑笑。之后,我们联系多了点。我知道他的电话号码后,经常给他打电话,后来我们在一起吃过几顿饭。我承认,在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上,一直是我主动,我很欣赏陶泽飞的儒雅和风度,而且他各方面的条件都那么好,我不年轻了,遇到机会当然想牢牢抓住。   图文无关   一次,我主动提出到陶泽飞家看看。他家里乱七八糟的,我手脚麻利地帮他收拾房间,洗脏衣服。后来,我还亲自下厨给他做了一桌丰盛的家常菜。那天晚上,我留在他家没有走。   和他有了肌肤之亲后,我以为,我们的关系就算定下来了。可时间久了,我发觉自己摸不透这个男人的心思。我曾经委婉地向他提过结婚的事,可他永远有这样那样的借口,被我逼急了,他就会烦躁不安地说:“我好不容易才逃出围城,不想再进去。我们这样不是也挺好吗?我知道,你年龄不轻了,我也不想耽误你,坦白说,我短期内没有结婚的打算,你如果接受不了,我们可以分手……”   每次他一提分手,我就软下来,只得让步。起初,我们是一周约会两次,直到2006年秋天,我发现陶泽飞又和别的女人有过接触,为固守“阵地”,我坚持要搬进他家里。我们同居的这两年多时间,我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我们相处得还算比较融洽。不过,让我心里不舒服的是,陶泽飞始终不肯松口和我领结婚证。但我转念一想,他已经四十岁的人,也不可能再折腾出什么花样,迟早有一天,他会娶我的。   可我万万没想到,我的新娘梦这么快就碎了。他人在我身边,心早偷偷飞出去了,原来他每次的晚归,不是加班而是和别的女人幽会去了。更可恨的是,他居然用那么无耻的谎言把我扫地出门。直到上个月我才知道,那个梅瑛根本不是他表妹,他们刚刚领了结婚证。我恨他,我发誓要让这个感情骗子受到惩罚……   图文无关   【他说】   陶泽飞:她看中的只是我的社会地位和钱   听着江月红声泪俱下的控诉,陶泽飞几度欲开口,可又忍住了。等江月红讲完后,他很客气地征询她的意见:“你讲完了吧,现在我可以开口说两句了吗?这样也好,今天咱们淄博一夜情微信号当着记者的面,把是是非非说清楚,也好作个了断。”   进了她精心布置的圈套   刚才江月红讲了我们认识的过程,不过她只讲了对她有利的,许多客观事实她并没有讲,我想补充一下。可以这么说,江月红根本不是真心爱我这个人,她看中的是我的社会地位,我的大房子,还有我的钱。这一点,起初我没发现,随着跟她接触的深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我们交往才半年,有一天,她突然提出由她掌管我的财政大权,理由倒很冠冕堂皇:合理支配收入,免得我大手大脚花钱。起初,我没往心里去,反正我也不缺钱,她想帮我保管就让她帮我保管呗!于是,她拿走了我的工资卡,我每个月的工资奖金加起来有五六千元,以前,我一年下来总能攒个四五万,可这卡一到她手上,那上面的数额就总是不超过五百元。我问她,她总理直气壮地说,用完了。我后来发现,每个月我的钱只要一到账,她就偷偷取出来,转到她自己的卡上。当初,她就是听别人说我有钱,才刻意接近我,我是个男人,离婚后我也很寂寞,所以没有抵挡住她的温柔。   图文无关   她也不过就是偶尔给我买件衣服,基本上都是商场的打折款,每天晚上帮我做一顿饭,又没吃什么山珍海味,你说说,她是不是太贪钱了?这样的女人我又怎么敢娶回家?   当初,她打动我的就是她的体贴和善解人意,可后来我发现,那是她刻意的伪装。和她交往的第二年,我发现,她还同时跟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保持往来。那个男人发给她的短信简直肉麻到恶心,我打电话问那个男人,他居然说我抢了他的女人,说他和江月红曾经同居过一年,是我横刀夺爱。我快气疯了,万万没想到,这个口口声声非我不嫁的女人竟然有这么复杂的历史?   我提出和她分手,她就寻死觅活。我又有点不忍心,但从我知道另一个男人存在的那个时候起,我就下定决心,我可以和江月红在一起,但我绝对不会娶她做老婆。我已经离过一次婚,如果再结婚,那就是一辈子,我必须慎重。我也对江月红说过,我不可能娶她,她说她不在乎,她是真心爱我的,只要能和我在一起同城约炮的网站有吗就行了,如果到时候我喜欢上别的女人,她也会尊重我的选择,祝福我。   我还曾为她的话感动过,没想到她是个口是心非的人。这6年,我多次向她提出分手,可她就是死活不答应,2006年还硬是搬到我家里。我实在拿她没办法,可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接受不了她。   图文无关   有朋友同情我,帮我介绍了梅瑛,她和江月红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女人,知书达理,心地也很善良。通过一段时间的相互了解,我认定,梅瑛才是真正能和我携手共度下辈子的女人。现在想来,我是太自私了,怕梅瑛不接受我,一开始我没对她提起过江月红,只是委婉地说,离婚后谈过一个朋友,不过性格不合适,一直吵吵闹闹,所以就分开了;另一方面,我更不敢对江月红提起梅瑛,我很了解她不顾一切的个性,如果让她知道了,她非要闹到梅瑛的单位和家里不可。我觉得,在时机未成熟之前,不能贸然跟江月红摊牌。   苦不堪言   事后,我求江月红放手,答应给她一定的补偿,可她狮子大开口,要50万!这些年,我们在一起,我从没向她承诺过什么,虽然我骗了她,但也是被迫的。而且,她也从我这儿捞了不少钱走了。   可是,从发现梅瑛的存在开始,江月红已经疯了。她不分白天黑夜地骚扰梅瑛,她知道拿我没有办法,就是要报复梅瑛。其实整个事情里,梅瑛是最无辜的。江月红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打听到梅瑛的手机号码和娘家的号码,每天要么打电话,要么就拼命发短信谩骂梅瑛。梅瑛是个有素质的女人,她哪里会骂人,每次被江月红气得哭,可又不敢不接听她的电话,否则,她会打到梅瑛的娘家,她父母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哪受得了这种刺激!   图文无关   我今天之所以答应跟江月红到报社,就是想请记者作个见证,把这段关系彻底结束。50万元我肯定拿不出来,而且,我只是念在曾经的旧情上愿意给她一定的帮助,毕竟她的工作不是太稳定,收入也有限,即使做不成夫妻,我也不愿意和她成为仇人。只要是力所能及,我愿意和她心平气和地谈谈条件。不过,我也想说,如果再不断地骚扰我的新生活,我会采取一定同城最好用炮约软件的法律措施!   (口述实录文中人物为化名)   【碰撞】   强扭的瓜不甜   感情是世界上最复杂最不能勉强的东西,一个人可以伪装外表,可唯独难以伪装感情,因为真正的感情是发自内心的。正如强扭的瓜不甜一样,勉强的爱情不会幸福。我想,江月红应该早就懂得这些道理,内心深处她也明白有些人有些事情永远是没有答案的,但固执如她,在尝到了苦果后也不甘心放手!报复是面双刃剑,伤害了别人的同时,也会将自己刺得鲜血淋漓。从一开始,这段感情就有些勉强的因素包含在内,江月红对陶泽飞一见倾心,偏偏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纵然她再努力,可终究无法让他真正爱上她。缺乏感情基础的爱情总是注定不会长久的,人总要豁达一些,有些东西虽然注定失去,该放下的就要放下,即使放下是一个很难的选择。   那天,在报社的中厅,听我说出这一番话后,江月红若有所思地沉默了很久。她对我,似乎也是对陶泽飞说,其实我根本不是想要那50万元,我只是想要他给我一个说法。最终,她答应我,会冷静理智地处理这段感情,不再因为她和陶泽飞的恩怨而伤及无辜,她也不会再去骚扰梅瑛。听了江月红的表态,陶泽飞感激地向她伸出了右手,江月红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和他握了握手。我衷心地希望,当爱已不再,他们能停止相互的伤害,用宽容和理智去处理问题。(记者邓莉)   编辑推荐:噩梦:我有个不纯洁的母亲过火的玩笑毁了兄弟的婚姻我就是这样发现老婆出轨的   (责任编辑:zxwq)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 and 韩国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