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约炮】

同城约群,绝症来临,母女终冰释前嫌



  (图文无关)   倾诉同城约群人:招弟,43岁,自由职业   精彩导读:在招弟十几岁那年,因为一个偶然,发现了自己是父母抱养的。当她第一次见到亲生父母时,心里只有仇恨和冷漠。此后,她离家去做乡村医生,数十年里结婚生子过着平常的生活。直到三年前,她被查出癌症来到武汉就医,却在站台上看到多年不见的亲生父母……   记者/刘婧   1.一个偶然发现身世   十多岁那年,我还是一个小镇上的黄毛丫头。当时因为一件小事,和邻居一个小男孩发生了争执,我张牙舞爪在对方脸上留下几道血印。晚上吃饭时,男孩的妈妈突然闯进我家,气急败坏地指着我骂:“一看就是野种,自己把自己当个人……”没想到一向温和的父亲一反常态,对着那个女人就是一巴掌。这一打,让流言有了佐证。   这件事情,在那个小地方像炸开了锅一样。有时,我走在路上好好的,就会被好事的人拉住问:“你亲生父母到底是谁?”但凡我稍微与人争执,对方就会恶狠狠地丢来一句“野种”!   终于,在我一次次的逼问下,父母向我坦言:我确实是收养的,我的生父母是当年下乡劳动的城里人。我恍然大悟,明白了为什么我有个难听名字叫招弟。想必他们养育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有儿子吧。   慢慢地,我变得敏感多疑,脾气越来越坏,觉得没人值得信赖了。   几年后,一直没有生育的养父养母竟然生了个女儿。我想,他们不再需要我了。看着刚出生的妹妹,我好想伸手去抱抱她。可每次,我都下意识地缩回手,我拒绝她,拒绝养父养母,觉得他们对我的每一点关心都是施舍,我更恨素未谋面的亲生父母,是他们无情地抛弃了我。   (图文无关)   2.亲生父母是心结   16岁那年的一天,我一进家门,就看到客厅里坐着两个陌生男女。那位中年女人情不自禁地站起来想拥抱我,我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养母推着我说:“招弟,这就是你的亲妈!”   我眼里含着泪水,嘴角动了几下,却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话来。生父穿着一件发旧的中山装,微笑着示意我坐到他身旁。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父母,我实在感到陌生又害怕。生母给我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他想啪啪去那里找们单位的地址和电话,说等他们安顿好后可以随时去找他们。我心里一冷,难道他们不是来接我回家的吗?她拿出包里所有的食物,拉着我的手说:“我们对不起你,但现在我们连个像样的家都没有……”我甩开她的手,扭头跑进自己的房间,我发誓一辈子不要原谅他们。   他们离开后,养母告诉我,当年,我的亲生父母下乡,两人各处一地。妈妈在城里长大,不会做农活,又自恃清高,很快就被孤立起来,吃饱肚子都非常困难。而我偏偏在那时降生了。养父养母多年不育,看到妈妈带着我的艰难,就主动上门……这次亲生父母准备回城,他们特意来看望我。   我迫切地想离开这些纷扰,我要摆脱这些阴影,为了离家,我自愿到农村去做了一名赤脚医生。   (图文无关)   3.因为儿子更结怨   从此,我永远留在了乡村医务所。   自己生儿育女后,我才感到父母养育的艰辛。那时,我慢慢恢复了和养父母的联系,逢年过节去看望他们。但亲生父母一直是我的心结,我不能释怀。每年,生母都会给我写信联系,我从不放在心上。   婚后的生活,是贫贱夫妻百事哀。丈夫建新忠厚老实,在当地的粮站做工人。在他37岁那年,下班的路上,遭遇了一场车祸,从此,他失去了一个肾。一双儿女的抚养开销,丈夫常年多病的医疗费,仅靠我一个月几百块的收入是远远不够的。每个星期,我到县城里给别人做钟点工,严冬里跪在冰冷的地上抹地板,关节患上风湿病肿痛得都变形了……这一切的苦难,难道不是源于我的身世?我把这些都归咎于那将我抛弃的亲妈。   因为家境不好,我的儿女读完初中,就在外面打工谋生。   1999年,儿子突然跟我说,想到武汉做事。我的亲生父母就在武汉,为了儿子,我多年来第一次主动联系他们,希望他们能帮忙为儿子找份工作。   很快,他们就回信了,儿子欢天喜地地去了。可不到半个月,儿子就满腹牢骚地回家。儿子诉着苦,刚到他们家时,坐了一整天火车的他倒床就睡。迷迷糊糊中,他听到外婆在外面断断续续说着“……不卫生,不讲究……”起床后,他就被要求洗澡,而他刚刚睡过附近有约炮美女吗的床单就被丢进洗衣机。儿子疑心了:难道外婆是嫌弃他这个乡下外孙?   (图文无关)   随后的几天里,外婆给他一张地图,每天几块钱的车费,让他自己去劳务市场找工作。儿子想让他们帮忙进个工厂学技术,他们却建议从最底层做起。后来,他们介绍了一家餐馆,让儿子从服务员开始做起,当天就提着行李送儿子去报到了。挤在两个人一张的小床上,身高一米八的儿子夜夜失眠。听到这里,我的眼泪就流下来,我的亲妈就这么对待我和我的孩子吗?   偏偏,儿子刚到家不久,生母的快信就追来了。她说儿子太娇气,高不成低不就……我的怨气更大了。我想,这个妈我再也不要认了。   4.大难临头显真情   命运的打击,在我40岁那年到来。我在镇医院做检查,一个噩耗:乳腺癌!我眼前一黑,昏倒了。醒来时,我身边围着丈夫和儿女,还有苍老的养父养母。整整一夜,家人全守在我身边。大家商量决定由丈夫陪着我到武汉的大医院复查。   半个月后,我在汉口火车站下车时,却看到难以置信的情景。一对白发老人,他们举着一个寻人牌子,上面赫然写着我的名字!这不是当年来看我的亲生父母吗?他们怎么知道的?原来,在我出发前,养父养母曾专门联系了他们。亲生父母带我回家,没有见过面的同胞弟妹拉着我嘘寒问暖,给我联系医院,到处打听专家。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清楚亲生父母。他们老了,背弯了,头发白了,走路都是一颤一颤的。   去复查那天,他们全部都陪同我一起前往。当我从检查室出来时,母亲正在抹泪水,我忍不住上前捉住她的手,对着她浑浊的泪眼,情不自禁地喊了第一声:“妈”。   (图文无关)   那晚,母亲坐在我床头,把两个存折全部放在我手里。她按着我的手,说这些年来一直为我存了笔钱,想等他们百年之后留给我;而第二个存折是他们两老的所有积蓄,现在全部拿出来为我治病。   复查结果出来了,我只是癌症初期。在父母的要求下,我留在武汉和他们住在一起。常常在医院里,可以看到两个老人搀扶着一个病人,像照顾孩子一样喂她吃饭,守着她挂吊瓶,一起在阳光下散步……这,就是我和亲生父母。   在治疗中,我的养父养母也专程赶来探望,看着两对爹妈,我深深地发现,当年是自己太偏执太敏感,现在才明白,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感情是不会被任何时间与空间所动摇的。   现在,我的病情基本稳定,一双儿女都在广州打工,丈夫和我一起搬到武汉和父母同住。我们四个人,每天一起聊天散步,我会心一笑,原来幸福的时光只是迟到了,而我从来就没有失去过。   明年春节,我和父母已经商量好,将养父养母接到武汉一起度过。无论是生我还是养我,没有他们中的任何一对,就不会有我的今天。年近不惑,终于感悟到亲情的真谛。   原谅母亲犯错   记者/刘婧   母亲也是普通人。身为凡夫俗子,自然会有人性的弱点。我们要原谅,母亲们偶尔也会有一点软弱,有一点自私,她们也会犯错。   在特殊的年代,人的意志微不足道,母亲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把握,又如何能对下一代的生活心怀憧憬?招弟的母亲,想着自己不能给女儿未来,那么不如将她送到有希望的家庭。个人的希望,在命运的长河里辗转迂回,哪怕她的初衷是善意的,但多年后女儿并不能接受。为人父母,也许贫穷,也许卑微,但在困难时刻不要忘记,和儿女紧紧在一起,才是最大最好的给予   (责任编辑:zxw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