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约炮】

微信附近人约炮截图 打工妹的爱情



  浏览量:27回复数:4   复制链接   分享到:人人新浪qq   随着社会的发展,南方的开拓,五湖四海的人都奔涌到南方赚钱了。有本事有文化的人挣大钱,没文化没本事的人挣小钱。苏琴也是这种潮流中的一员。她家境贫寒,姐妹兄又多,从小她都梦想当一名作家,名扬天下。可这个愿望在她初中毕业的时候,就破灭了。她没有考上高中,家里也没钱让她复读,其实她就是考上了,家里也没钱供她上。父母常说女孩子书读多了没用,找个好人家才是正经事。她十分的反感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给她说媒拉红线,她不想在农村扎根,她不想把自已的命运拴在一个务农的男人身上,她不相信自已的命就被这样注定了,她想博一博。   于是她也跟着别人来到南方闯一闯,她憧憬着南方是她梦重新开始的地方,可到了南方她才知道,世界到处都是一样的,到处都是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她与别人没什么两样,进了厂。在厂里当了一名普通的职员。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遇到货多时,还会加通宵。做不好的话,还会挨组长的骂。这种生活单调无聊,唯一令人欣慰的就是发薪水的日子。辛苦了一个月,终于有回报了,虽说区区几百块钱,那可是打工者血泪换来的。对他们来说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他们觉的受再多苦再多难,挨再多骂都值了。苏琴大部分邮回去,留一点自已用,为自已添件新衣服,或买些零食,日子这样过着。青春的岁月就这样消磨在那长长的流水线上。苏琴在外辛苦了几年,也挣了不少钱,家里人对她赞不绝口,说她能干有出息了。苏琴心中苦笑,这算什么出息,自已几年挣的钱还够不家有钱人一顿饭钱。她已经二十出头了,像她这种年龄在她们家乡有的都结婚了,没结婚的也定婚了。父母让她回来,说有人给她说媒,让她回来相亲,打工也不能打一辈子。还是找个好人家才是出路。苏琴也不像以前那样倔犟了,或许时间磨掉了年少时的野心。或许她也累了,想找个肩膀歇一歇。像她这样的出身不嫁到农村嫁哪里。于是,她便辞工回家了,在家一段时间,她几乎每天都在相亲,连续见了十几个,也没有定下一个,不是人家相不中她。就是她瞧不上对方,她想就算婚姻不求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可最起码彼此欣赏吧。要不两人呆一辈子,不是太拆磨人了。对待婚姻,她抱一种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信念。   于是她又登上了南下的列车,这一次她是轻车熟路,很快找到了厂,还是当普工,她不得不满意。她文化太低了,干部职位,一般要求都是高中或大专文凭。她又开始了那种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   她忽然有一个新的发现,这里的风气不好,好多年轻男女自由恋爱,而且公开租房或同居,还引以为荣,哪个女孩子要是交到男朋友是件值得庆祝的事。不知是以前没有这等事,还是没发现。其实她忽略了一件事,就是她已长大了,是一种本能让她对男女之事有一种好奇。她现在听的最多的就是XX和XX拍拖(恋爱)XX被男朋友甩了.XX肚子都搞大了.XX流产坠胎了。她为这一现象感到悲哀。也很同情那些受伤害的女孩。她觉的她们太傻了,太幼稚了,一而再的被骗又一而再的投入骗子的怀抱。男人的话怎么可信,她虽然很崇拜爱情,但她觉的自已有足够的理智不让自已上男人的当。她也从没想过在这里寻找爱情。爱情只是文人笔下描绘的一种艺术产品。   她白天上班,晚上看书,她买的都是些文学方面的书籍大多是名著,她不喜欢看那些花絮小说,无非是描写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爱情故事。她不相信爱情,可大多数人都喜欢看这类小说,而且还聊的津津有味。她在心中轻视她们,觉的她们实在太幼稚了,难怪受男人的骗。她就这样生活在自已的世界里,孤芳自赏。   可有时候周日没事出去走走,常常会看到很多情侣花前月下亲亲我我。她心中也不免生出一丝寂寞。她想自已将来也不知道会和什么样的男人过一辈子。   一个偶尔的机会,她认识了一个名叫韩枫的男孩,这个男孩的出现打破了她平静的生活,也改变了她的命运。   那是一个周日的晚上,同宿舍的一个名叫小倩的女孩过生日。请她还有几个女孩出去到饭店里吃饭。她推辞不去,说事先不知此事,所以没有买礼物,怎好意思去。小倩因为高兴非拉她一块去。平时里,她们极少有交往。小倩十七八岁,人长的一般,但追求时髦,穿着也十分的流行。性格开朗爱说爱笑,小小年纪认识的男孩成群结队了。苏琴对她内心深处似有一种恨意。觉的凭她的条件不拥有那么多爱。于是她们一群人包括苏琴在内簇拥着小倩出去了。刚到厂门口,就出现一群男孩口中嚷着“小倩”   “生日快乐”   “小倩真漂亮。”而且各自还都带了礼物。小倩接过礼物一一道谢,她先把礼物送回房中,很快便跑出来了,这们一群男男女女到了一家饭店。点了一大桌子洒菜。边喝边唱,这样一直闹到十一点多,他们才准备回去,因为晚了厂里要锁门的。苏琴发现有一个很帅气的男孩搂着小倩二人偷偷的溜掉了。苏琴心想:他(她)们这么晚了会去干什么,肯定不干好事。对于这样的聚会苏琴不感兴趣,虽然她参在其中,却没有乐在其中,特别是最后还发现有一些人还偷偷的溜掉,她感觉像吃菜吃到苍蝇。恶心!   这样过了几天,苏琴下了班出去买东西,刚出厂门口,看到一个本来蹲着的男孩看到她忽的站了起来,似乎认识她,苏琴愣住了,站在那里没动。那个男孩忙对她说:“我见过你,前几天小倩过生日时。”   “哦”苏琴这才有点印象,那天人群中好像有这么一个人。   “你找我有事吗?”苏琴问。   “我是找小倩的,想麻烦你帮我喊一声。可以吗?”男孩很礼貌的说。苏琴很快答应了,她从不知男人说话也这么温温有礼。苏琴返回厂里,但小倩不在,别人告诉她小倩约会去,打扮的很漂亮。她便出来特意告诉男孩小倩跟男朋友约会去了。她心想:我说的是事实,又不是造谣。男孩听了,很有挫败感。对她说声谢谢便默默的走了。   又过了几日,苏琴出去,在厂门口又碰到了那男孩。她便问:“你来找小倩的是吧。”   “不是,我跟她也不熟,上次找她是她老乡托我带话。我今天专程来找你的。”男孩微笑的说。   “你找我。”苏琴有些吃惊不过还有些窃喜。   “我去买衣服,想请你当参谋。”   “我......”苏琴有些为难,她可从没有和男孩子单独相处过。   “给个面子,我第一次请女孩子。”男孩说的很羞涩,期待地看着她。苏琴实在不好拒绝,便红着脸答应了。   他们在卖衣服的街道上慢慢的走着,男孩告诉她他的名子:韩枫。   “好听。”苏琴说。   “你呢?”韩枫问。   “苏琴。”   “我可以喊你小琴吗?”韩枫试探的问。   “随便你。”苏琴笑了。韩枫当下就喊了她一声小琴。二人相视一笑。逛了几家店,韩枫也没买到合适的衣服。倒是苏琴着急的说:“我一点忙都帮不上,若是小倩就不一样了。”说过之后她还叹了口气。韩枫止住脚步,看着她说:“谁说的,小倩那个人有什么好的,张扬又不自重,你别看那么多男孩子围着她。哪个对她是真心的,无非想占她点便宜吧了。”   “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人,当面奉承,背后又说人家的坏话。”苏琴撇了一下嘴。不过这话在心里很受用的。   “谁奉承过她,我都是和厂里的同事一起见她几次面,连话都没和她说过。”韩枫一副冤枉的样子。从此以后,韩枫每天都来等苏琴。二人大多是上街市转一圈。再吃些零食,大多都是韩枫请客。这样交往了一个多月。苏琴觉韩枫还蛮规距的,从没有耍点子占她便宜。他们连手都还没牵过。这天,下班后,苏琴本打算出去的,可天不作美下起小雨。苏琴想:他不会来了吧。于是,便洗了澡坐在床上看书。大约二个小时过去了,她也有点困了,准备睡觉。这时宿舍的小红从外面买东西回来,径直冲到她床边气喘喘的说:“你还不快出去,你男朋友在外面等了好久了。”   “男朋友,谁?”苏琴一时想不起来,过了一会,脑海中立刻冒出韩枫的样子。这个傻瓜,于是她慌忙换了衣服,跑了出去。这时天已黑透了,雨越下越大。几乎是瓢泼大雨。出了厂门口,苏琴就看到韩枫撑着伞在那可怜兮兮的张望着。她的心口不由的一热,忙跑过去,却说不出一句话来。韩枫看到她又是惊喜又是责怪,因为苏琴出来的急,竟忘了打雨伞。韩枫忙过去和她共撑一把伞。   “你——”苏琴仍说不出话来,她觉的眼泪在打转。   “我好傻是吧,我下班后看到下雨了,本也没打算来,可是,心里慌的很,简直是坐立难安。一时间很想看到你,所以我就来了,陪我走一会吧。”他们二人慢慢的走着,雨仍哗哗啦啦的在下,在他们听来这雨声好像快乐的音符在跳动。十分的悦耳,这夜也是这样的美。城市的万家灯火在这漆黑的夜里一闪一闪的,好像天上明亮的星星。他们二人的心暖暖的温温的,这慢慢的散步好像是一种享受。他们在一把伞下难免摩肩接踵,二人止住了脚步,彼此注视着。韩枫一把把她拉过来拥在怀中。他们紧紧的拥抱着,彼此心跳不已,过了好久,韩枫在她耳边低声说:“我喜欢你,你呢?喜欢我吗?”苏琴在他怀中点头。她静静的偎依在他怀中,那么的温暧,那么的窝心,这就是爱情!让人心醉的爱情。难怪那些情圣们常说:“问世间何为情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韩枫很高兴捧起她的脸轻吻,苏琴羞涩的推开他,却被韩枫霸道的拉过来,两个人吻的天昏地暗。过了好久,他们才松开,“我得回去了。”苏琴脸红朴朴的,煞是好看。“我舍不得你离开,要不我们就这样亲一个晚上。”韩枫坏坏的说。苏琴打了他一下,撒娇的说:“你说什么,不理你了,我要回去了。”说过佯装要离去。韩枫又把她拉过来,二人又是一阵缠绵。   之后,他们天天约会,有时去看电影,有时去跳舞。其实,他们根本不会跳,只是去感受那种气氛。感受那种青春奔放的热情和放纵。有时他们去咖啡馆,品尝那种上流的味道。有时去林荫小路,有时也去爬山。他们抓紧分分秒秒拥抱亲吻。享受着爱情带来的甜蜜,陶醉在烂漫的气息中,他们彼此探寻着吸引着。拥抱和亲吻绝不是恋爱的终止。只是开始。“我从前真是白活了,现在的生活才有滋味。”韩枫感慨道。苏琴也觉的现在的生活有趣,比以前单调又无聊的日子好多了。这样才是年青人应有的生活。韩枫此时就像一块磁铁吸引着她,让她欲罢不能。   这天韩枫兴冲冲的拉她去一栋楼上,在三楼一间房中打开了门。“这是我租的房子。”韩枫高兴地说。苏琴看到这空荡荡的房子,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她忽然想以前听到那些受伤害的小姐妹的事。她的清醒和理智回来了。她忽然觉男人很可怕很有心机,她就差点上当受骗了。“你租房子干吗?”苏琴直直的问道。“厂里住的吵死了,伙食又不好,过几天布置些家用,就可以住了。到时我亲自下厨给你做饭吃,你还不知道我做的饭很好吃。你以后有口福了。”韩枫兴致勃勃的说。苏琴沉着脸没说话。   此后,苏琴对韩枫明显的冷淡了许多。韩枫再来找她,她一般都推说加班。韩枫也觉察到了。他苦思冥想也想不出来苏琴为何突然对他不理不睬。苏琴强迫自已不去见韩枫,她很清楚,他们之间再发展下去必酿大祸。吃亏的肯定是自已。可是,爱情是那么的让人矛盾。想拥有,又想摆脱。这样几番拆腾。她病倒了。   这天她昏昏沉沉的去看病。韩枫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拦住她的去路。气势汹汹的说:“你这算什么,分手吗?分手也得有个理由,你这样不明不白的把我吊在半空中,算什么。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   “是,我们分手吧,我妈不让我在外面交朋友。”苏琴脸色苍白。韩枫看她脸色不对劲,忙问:“你怎么了生病了。”于是,忙扶她去医院。严重感冒,打了几瓶吊针。已晚上十二点多了,厂里早已关门了。   “去我租的房子。”韩枫说。   “我不去。”苏琴坚定的拒绝。   “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韩枫由不得她,硬把她拉了去。这小屋里,东西几乎都置全了。韩枫抱她躺下,盖好被子。自已忙着给她煮粥,待煮好了又抱起她一勺一勺的喂。之后对苏琴说:“你睡吧,我坐凳子。”   “那怎么好。”苏琴也就是这么随口一说。   “你睡你的,莫管我。”韩枫说的大义凛然。苏琴困意也来了,一会儿就睡着了,直到天亮她才猛的惊醒。当她看到还在凳子上酣睡的韩枫,才放下心。她忙起来,唤醒他,让他睡到床上,自已回去。韩枫醒来。拉住她说:“告诉我,为什么不理我。”   “这样结束不好吗?彼此都没有受到伤害。”   “什么伤害,哦我明白了,你怕我欺负你是吧。你怕我像别的男人那样,玩了女人就甩是吧。我怎么说你才会相信。我不是那种人。我喜欢你,真心的喜欢你,如果我真是那种男人,我不会找你,不用费这么多的心思,也不用浪费这么长的时间。我大可以找小倩。”韩枫气急败坏的喊,最后他说:“即然你这样想,我们就分手吧。”苏琴顿时泪如泉涌,她痛苦流涕的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我对你也是认真的,认真的,正因为太认真了,才不敢放任自已。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都在一起,你做的到吗?我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   “真的。”韩枫把她拥在怀中,苏琴在他怀中瑟瑟发抖。两人又重归于好了,苏琴常常来这屋里,吃韩枫做的小菜。他做的菜果真好吃。不过苏琴从不在这留夜。   到了年底,大多厂都放假了,为了迎接新年,韩枫买了许多好吃的,十分的丰富。他对苏琴说:“这几天你不要回去了,我保证绝不会对你动手动脚。”苏琴也便答应了,前半夜还好,韩枫一直坐在凳子上,后来撑不住了,他一个尽的喊冷,苏琴见况不忍心说:“那,那你上来吧。”韩枫忙钻进被窝里,暖了一会,他笑着说:“我们这样算不算同床共忱。”   “去你的。”苏琴打他一下。韩枫趁机抓住她的手说:“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抱住她狂吻起,苏琴半推半就,韩枫忙三二把自已脱个精光。接着就脱苏琴的,苏琴慌了,忙抓紧衣服说:“你干什么。”   “我......”韩枫身上冒着热气,脸涨的通红尴尬极了。“你再这样,我回去了。”苏琴怒气道,于是她下了床。韩枫十分的不悦,背对着她睡了。苏琴见况又躺下了,两人相安无事到天亮。苏琴起来了对他说:“我回去了。”   “随便你。”韩枫蒙着头,继续睡。苏琴泪流了出来。半天她才擦了擦眼泪走了。回到厂里就发呆,到了晚上,她慌忙跑出来看看韩枫有没有在厂门口等她,空无一人,她的心也是空的,几天都如此。苏琴每天都出来几次,眼睛都望穿了,都没看到韩枫的人影。她失魂落魄的回到宿会睡觉,可怎么都睡不着。宿舍也空无一人,舍友们大多都和男朋友在一起。她们大多都与男朋友发生过关系,有的同居。为什么别人能做的事,我却不敢。她被自已有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看着空空荡荡泠泠清清的宿舍,她实在睡不着,于是便上街了。街上到处都是一对一对。亲亲我我的他们是那样毫无顾忌的拥抱亲吻。而我在顾忌什么呢?苏琴心中又不由的想。她不由自主的走到韩枫的住处,敲了敲门,没人应,她又使劲敲。这时门开了,韩枫穿着内裤闪在门口。看到苏琴,忙拆回房中把裤子穿上。完毕他淡淡的问“你有什么事吗?”   “没有。”苏琴无语。   “我这几天头痛的厉害,天天都在睡,也没去找你,你没生气吧。”韩枫说过按了按头,似乎真的头痛。原来是这样,不管是真话,还是假言。苏琴心里舒服多了忙问:“好些了吗?要不我陪你去医院看一下。”   “没事,上次的事我很抱歉,我都没脸见你了,年青人血气方刚。有些冲动,你别记在心上”韩枫很客气很抱歉的说。苏琴知道他虽然口中在对自已道歉,心中却在怪自已。韩枫做了饭给她吃。吃罢玩了一会,便提出送她回去,苏琴只得回去。现在苏琴每天都来找他,吃了晚饭韩枫便送她回去。   这天韩枫又要送她回去,苏琴推说头痛,便倒在床上躺着。没想时间过的真快,一会就半夜。韩枫说:“太晚了,明天再回。”说着他和衣睡那头了,苏琴心里有些矢落,爱情真让人矛盾。   韩枫买了台小电视,喊苏琴过来看,吃了饭他们便坐在床上看,看了一会,韩枫说没劲,便放碟子。“下午买的不知好看不。”碟子放的是大学里的一对恋人,放到最后是床上戏,男女主人公脱光衣服在床上亲热。他们二人看的热血沸腾。韩枫不知什么时候把苏琴拥在怀中,二人也不知什么时候脱光了彼此的衣服。到了天亮,苏琴即伤心又羞愧。蒙着被子。“老婆起床了。”韩枫却在她耳边快活的喊。为了得到爱情,她献出了自已,只有这样她才能挽留韩枫,挽留昔日的温馨和甜蜜。   “你好坏,谁是你老婆。”苏琴忙笑着打他。韩枫又把她抱在怀中,又是一番亲热。就这样俩人同居了,他们像夫妻那样过着幸福的生活。苏琴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和自已心爱的人朝夕相处,她一直觉的自已的爱情与别人不一样。她的爱情甜蜜又永恒。她相信韩枫是真心爱自已的。韩枫为表示自已的忠诚,发了工资都上交给苏琴管。   过了一段日了,出了一件意外的烦心事,暂且打破了这平静又甜蜜的生活。苏琴怀孕了,她起初以为是感冒,没料是有孩了。俩人顿时手足无措,愁眉苦脸的呆在房中。   “怎么办。”苏琴怕的不得了,这种事怎么发生在她身上,以前都听说XX怀孕了,或者在电影小说中才会有这么奇怪的事。   “会不会医院弄错了。”韩枫还抱一丝希望。   “是真的,我怎么觉的这几天心里特闷,吃什么吐什么。”苏琴叹口气   “那怎么办。”韩枫问道。   “我怎么知道,要不我们赶快结婚。”结婚这个念头忽然冒了出来。苏琴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结婚——不行,我们还这么年轻,二人世界刚刚开始,你以为养孩子很容易,麻烦死了。”   “可早晚都要生孩子的是吧。”   “早跟晚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再说也不算太早,有的像我这年龄的女孩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不行就是不行。”韩枫十分的烦燥和坚决。   “为什么不行,你不想和我结婚是不是,你从没想过和我结婚是不是。”苏琴也气了,瞪着眼睛。韩枫忙把她抱在怀中好言相劝:“我不和你结婚和谁结,我经济大权都交给你了。我们结婚是迟早的事,说实话,现在我们不要这个孩子,等以后准备好了再要,我们家乡的人即封建又保宁,你想来一个未婚先孕,让别人在背后对你指指点点的说一辈子吗?”最后结果是韩枫终于把苏琴劝通了。他们请了假,去医院做了人流。那钻心的痛让苏琴一辈子也忘不了。可是,孩子打掉以后,她也感到无比的轻松。那个孩子简直像一个沉重的包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现在好了,麻烦解决了。韩枫也买了好多营养品细心照料她。对她端茶倒水,洗脚捶背的。苏琴原以为孩子的事就这样过去了,可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当她看到别人怀中抱的婴儿,或别人牵的孩童,她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已那可怜又无辜的孩子。那么小,刚刚有了生命,她却无情又狠心的把他(她)扼杀了。这种痛是一点一滴的,是细水长流的,是长远的。或许这一辈子她都摆脱不掉这件事带来的痛苦。她时常觉的自已罪孽深重。在她成长的岁月里,她总觉的母亲对她的关爱不够,对她照顾的不周,她怨恨母亲。觉的她不配当妈妈,可有了这样的经历,她才知道母爱也是有条件的,她觉的母亲是伟大的,她给予了自已生命,并养育了她。她才不配当母亲,她连生存的机会都不给孩子。   有了这件事之后,他们二人得到了教训,也学聪明了。便采取避孕措施。   南方开始流行拉头发,好多打工妹都拉了头发,长发飘飘的煞是好看。也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苏琴也心动了,韩枫很支持她,于是韩枫陪同她一块去了一家美发店。里面的生意很是红火。有几个洗头妹打扮的花枝招展,性感迷人。虽然天气还有些凉爽。但这些女孩子为了吸引男性客人,却个个穿着吊带小上衣,下面是刚刚裹住屁股的超短裙。她们一边给来理发的男人按摩,一边与他们打情骂俏。苏琴注意到一个穿蓝色吊衫黑短裙的女孩,因为她觉得有些面熟。只见她十分熟练的对一个矮胖的男人按摩。那男人不时的拿眼瞄她暴露出来的半抹胸部。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很淫恶的恭维:“小姐真漂亮,特别是胸部,又大又白。”这话在坐的几乎都听到了,其余的洗头妹都哈哈大笑,可见她们对这样XL的话早习以为常了。   “你流氓。”那女孩轻戳了那男人一下。   “交个朋友这是我的名片,我是开饭店的很有钱的。有时间到我饭店吃饭,保证优惠。”说着把他的名片塞进那女孩的胸衣里,还顺势捏了把。那女孩还咭咭的笑,好像是件令人很开心的事。   “真恶心。”苏琴看的作呕忍耐不住低声说。韩枫惋惜的说:“那么漂亮的女孩来这里做,可惜了。”   “漂亮吗?”苏琴不悦的又看了一眼那女孩,这一看不打紧,她终于认出原来是她们村和她一起长大一起上学最要好的朋友——小凤。她从小就长的出众,初中时就有许多男孩追。初中毕业后,她就跟一个远房亲戚出来打工了,好几年都没回家。   “小凤。”苏琴失声大喊,那女孩愣住了,望了她一眼。   “我是小琴。”苏琴忙站了起来。那女孩尴尬的笑了笑说:“小姐你认错人了,我根本不认识你。也许你那位朋友有点像我。”之后她继续给那个男人按摩。只是不再打情骂倩,一脸的沉默。   “认错了。”苏琴挠了挠头,坐下了。   “小傻瓜。”韩枫握住她的手笑着低声说。   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苏琴下班,刚出厂门口,看到那天在理发店长的很像儿时的伙伴小凤的女孩。“小琴。”女孩冲她喊。   “你怎么认得我,小凤,你一定是小凤。”苏琴高兴的说。那女孩点了一下头,说:“走我请你吃饭,顺便述述旧。”于是二人到了饭店,小凤点了几个菜。还要了几瓶酒。   “我不会喝。”苏琴说   “你不会,我会啊!”小凤先给自已倒了一大杯。   “你怎么在那里工作,外面这么多厂哪里挣不到钱。”苏琴开始数落她。   “怎么连你也瞧不起我,我告诉你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玩了你之后,就会毫不留情的甩掉你。我见过的男人多了。对了上次和你一起的男人,是不是你男朋友,你小心一点,别看他长的人模狗样的,我看他不老实。属于闷骚型的。小心吃亏,你不像我别没事学人家潇洒,还交什么男朋友。你玩的起吗?是好朋友我才这样劝你的,别到时候被甩了寻死觅活的。”小凤边喝边说。“他不是我男朋友,只是普通朋友。”苏琴低着头吃菜。   “小琴你也学会撒谎了,好,即然不是你男朋友,我可不客气了。他长的还有份姿色,下次见到他,我可要和他玩两把。”小凤哈哈大笑。   “你,你不要招惹他。他是我男朋友行了吧。”苏琴气急败坏的说。   “招了吧,小样,从小你都没我聪明,还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你聪明,怎么让那些男人乱占便宜。”苏琴气的口不择言。   “你——”小凤腾的站起来了,之后又坐了下来笑道:“怎么生气了,你知道我这个人从小说话都是胡言乱语,没头没脑的,我逗你玩,别放在心上,来吃菜。”小凤忙殷勤的给苏琴夹菜。吃完了饭,她们二人在街上溜达。走到一处幽静的草坪,双双坐下。小凤很认真的对苏琴说:“小琴我有件事想求你帮忙,本来我是不想麻烦你的。可在这外面我觉的你才是我最亲近的人。”   “什么事。”   “我想借点钱。”   苏琴沉默了片刻说:“多少钱。”   “不多,一千多,我有钱了马上还你。”   “什么事啊!这么多,我一时也没有这么多,我每月发了工资都邮回家,只留一点自已用。”   “姐妹一场到底帮不帮,实话告诉你,我怀孕了,要打胎急用。”   “那个男人呢?他不管吗?”   “你到底借不借,这么多事。”小凤不耐烦的叫。   “我真的没有那么多,给这是二百多,你先拿着,再想别的办法。我是真的没有了。这还是我这个月的生活费。”苏琴把身微信附近人约炮截图上的钱全掏了出来给了她。   “你这是干什么?打发叫化子啊!又不是不还你,小气鬼。我就不信以后你都不遇个难,遭个灾的。到时别来求我。”小凤把钱甩到地上,气冲冲的走了。苏琴呆呆杵在那里,心里十分的难受,她真的没有那么多钱。   苏琴很快把这件不愉快的事忘的一干二净,她与韩枫仍过着甜蜜的同居生活。这天,韩枫愁眉苦脸的坐在床上发呆,苏琴忙问他何事,他摇头说没事。“一定有事,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快说:”苏琴催他。“好,我告诉你我奶奶生病了,需要钱,我想邮些回家。其实你不知道我只有奶奶一个亲人了。在我很小时候,爸妈就离婚了,他(她)们各自娶嫁,谁都不愿意带我,只有奶奶,年迈的奶奶不辞劳苦的养我,供我读书......”韩枫说不下去了,眼泪在打转。苏琴抱住他说:“没想到你的身世这么可怜,你现在还有我,我会疼你爱你一辈子。你这个傻瓜,奶奶有病你还把钱给我,待会我全拿给你。明天你邮回家,给奶奶治病。再过几天,我发了工资你也邮回去,先把奶奶的病治好再说。”苏琴把钱全部拿出来给了他。看到那一千多块钱,她突然想起了小凤,是啊!当时,只记得自已没钱,忘了韩枫的钱自已替他保存着。自已真糊涂。不过要是那时把这钱借给小凤,韩枫的奶奶现在生病了,不是没的钱了吗?唉!怎么做都难两全其美。不只小凤现在怎么样了。   这几天厂里面好多订单,要加几个通宵赶工。苏琴告诉韩枫:“这几天我就不回来,暂住厂里,跟老乡挤一挤,每天都要加通宵,中间只休息几个钟头。我不在时,你好好照顾自已。”   “好。”韩枫答应的十分爽快。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不妥,忙又补充道:“那你就要辛苦了,等忙完了,我好好的慰劳你。”说着韩枫抱住她开始动手动脚的。苏琴笑着打他一拳。   一连加了五天通宵,货终于赶完了。厂里放了两天假,让员工们好好休息。这时天还没大亮,才早晨四五点钟左右。苏琴几日没见韩枫,思念心切。心想:韩枫这会还没起床。回去还可以与他缠绵片刻。于是她飞快的跑了回去。当她兴高采烈地用钥匙打开房门时,她惊呆约炮微微记录了,一幕她做梦都想不到的情景闯入她的眼帘。床上躺着一对赤身**的男女。苏琴的心一下子从头凉到脚,她没有想到,她也想不到,一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居然和别的女人睡觉。那他们的爱情算什么?难道只是男女苟且之事,压根就没有什么美好的永恒,她坚信不移的爱情与别人的爱情也高明不到哪里去。可她还是想不通,也想不明白,她的心一片混乱,她感觉她不能呼吸了,她要息窒了。可是她却清醒的很,比任何一刻都清醒。她呆若木鸡的杵在那里,她要等他们醒来,给她一个答复。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她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她苏琴也不是她欺负的!   天终于亮了,那对男女也终于醒了过来,他们打着呵欠,还相视笑着。当他们看到呆若木鸡的苏琴,韩枫大惊失色“小琴。”欲要下床,才发觉没穿衣服,忙慌乱又匆忙的穿好衣服。他一连迭声的说:“小琴你必须听我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傻瓜都知道怎么回事。”那女的慢条丝理的说。又令苏琴吃惊振憾的是那女的居然是小凤。小凤一脸的得意。   “你......你不要脸。”苏琴气的咬牙切齿。   “你要脸,跟他同居,不要告诉我,你们是清白的,那样我会笑死。”小凤得意又张狂。韩枫沉着脸说:“小凤你先走,我有话和苏琴说。”小凤下了床,拍拍韩枫的脸说:“给她说清楚,让她好自为之。晚上烧好热水我们一起洗澡。”说过她扭着屁股哼着小调得意洋洋的离开了。   屋里只剩下韩枫和苏琴二人,苏琴怒目圆睁。韩枫恐慌不安,他在屋里走来走去。过了片刻,他好像想起什么忙说:“小琴有什么事,下班再说我要上班去了,快要迟到了。”说着就要出去。苏琴堵在门口怒道:“今天你不把事情说清楚,哪都别想去。说,你怎么和她混在一起。”   韩枫只得坐下,老实交待:“以前我们一起在理发店见到她,那是第一次看到她。后来我在街上又遇到她,她很热情的和我说话,说她就是你老乡小凤,说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如何如何的好。那天她还请我大吃一顿。之后又见了几次面,我看在她是你老乡的份上,才和她说话的。后来有一次她博罗县约炮妹子微信号来找我,说她租的房子灯坏了,让我帮忙去修一下,我推辞不了便去了。帮她修好了灯。她很是感激,说要请客,我不让她破费,说小事一桩。她不依非请不可。我只好依她。于是,她说她先洗个澡换件衣服。我坐在那里等她。她洗了一会,忽然大叫一声冲了出来,直扑到我怀里。她惊恐的说有蟑螂,我让她不怕,我去洗澡间找蟑螂,可没找到,可能早跑了。待我出来时,才发现她还光着身子。她的身材真的很好,我顿时觉的天旋地转,我们抱在一起,我......我对不起你小琴。我也不想背叛你,不想背叛我们感情,可是当时的局面让人难以控制。我错了,经过那次之后,我决定不再理她。我觉的她一定是故意勾引我的。可她不依,还说如果我不和她好下去。她就要告诉你,我怕伤害你,所以只好和她继续交往下去。小琴你也别太在意,男女之间不就那回事。”   苏琴听的也天旋地转,她心里很乱,她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韩枫趁机溜了出来。到了晚上,小凤又来了,她打扮的十分妖治。她冷泠的看着苏琴。“为什么要这样做?”苏琴问道。小凤瞪着眼说:“问你自已,你不是说你没钱吗?那小子从你那里拿了一千多,哼你不借给我,你心爱的男从却屁颠屁颠的从你那里骗过来给我化,知道我小凤的厉害了吧。”苏琴语重心长的说:“小凤是我错了?还是你错了,是谁让你怀孕的,你该恨的人是我吗?你还是这么的幼稚。今天我一个人在房中想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我们把幸福的希望寄托在男人身上,可他们真的能给我们带来幸福吗?我不怪你,就算没有你,还会有别的人。我只劝你一句好好的珍惜自已,女人的青春能有多久。”小凤沉默了。苏琴收拾一下自已的东西便要走。小凤拉住她说:“你留下,我走。”苏琴苦笑一下说:“你觉的他还值的我留恋吗?”说过义无反顾的走了。   苏琴和韩枫的感情就这样无声无息的结束了。过了一段日子,在一个下雨的天气里,苏琴打着伞在街上漫步,她无意中看到韩枫撑一把伞拥着一个女孩含情脉脉的说着什么!那样子是那么的温馨和甜蜜,就如当初的他们。这时雨忽然停了,天上出现一道美丽的彩虹,五颜六色,十分的好看。苏琴怔怔的望着那彩虹,忽觉的爱情原来只是雨后的彩虹,虽绚丽多彩,却瞬间即逝。   (责任编辑:zxw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