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约炮】

女性约炮网,26年后她带儿子找上门



  (图文无关)   26年前的一场错爱,他和她有了自己的私生女。为了逃避责任,他带着自己的新婚妻子远走他乡。26年后,她又找到了他,面对当年的初恋情人和如今的妻小,他茫然无措。   情感人物档案:谱索(化名),男,42岁,个体   一开始,谱索(化名)就说他背负着很重的忏悔。这忏悔到底有多重?他只开了个头,我就已感觉到沉重。他真的很对不起那个女人,而对方却一直对他旧情难忘。   感情的事,没有逻辑,却有道德。无需去谴责谁,这个带着忏悔而来的人说,他想要责备,如果这样,他的心里会好受一点。   情定   昨天,女儿又给我打电话了。她在电话里哭着说,爸,你回来吧,和妈在一起。面对女儿的哀哀恳求,我心头一酸,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这孽是我造下的,也许,要我用一辈子来偿还。   1980年,我刚满16岁,离开了家乡铁岭,去了海南岛当兵。   还是年少懵懂的我,踏上了海南岛那片陌生的土地,我是满怀着憧憬去的,却没料到会有后来这样的孽果。   在部队里,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战士,一个不起眼的小兵。当时部队里有一个通信班,全是女兵。老兵们没事就爱拿这些女兵开玩笑,揪揪辫子拉拉衣裳,我们这些新兵也跟着起哄。   慢慢地,我注意到一个长得模样乖巧的女兵,平时不爱说话,碰到我们这些男兵脸还会红。我找人一打听,知道她叫燕柔(化名),是广州人,她爸是我们那个部队的团长。   时间久了,我有些喜欢上这个总是脸红红的广州姑娘。燕柔也似乎挺乐意跟我在一起。她普通话说得不好,我又听不懂广州话,我俩就用笔在纸上一笔一画地写,燕柔看着纸条,笑眯眯地说:“谱索,你的字写得真好。”   部队里伙食差,燕柔常背地里塞给我些鸡蛋、水果,要知道在那个年代看来,这是多么重的情谊啊。   (图文无关)   其实,在老家,我有一个定过亲的未婚妻,是家里从小结下的娃娃亲。我与她打女性约炮网小青梅竹马,她爹妈看着我长大,她也待我毫无二心。面对纯洁天真的燕柔,与质朴善良的未婚妻,我也曾犹豫过,可这团疑云很快便被少年的热血方刚与年轻气盛给打消了。在一个没人的下午,我拉住了燕柔的手,她的脸,红得就像熟透的苹果。   决绝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我已在海南岛呆了两年。这两年,我跟燕柔好得成了一个人似的,尽管每次相会的时间短暂,尽管我俩有时候仍得打着手势比划着说话。   终于,一次冲动之下,我与燕柔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我们都还不到19岁,几乎是两个孩子,什么都不懂。之后,燕柔吓得哭了起来,我也慌得不知怎么办才好,两个人合计了半天,也拿不出个主意,只能眼睁睁看着红着眼圈的燕柔回到了军营。   我俩都提心吊胆地过了两三个月,那几个月我没敢再去找燕柔。突然有一天,燕柔偷偷地跑来我的营房,她一见我的面,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了下来,我立即明白了,这下我们闯了大祸了。   燕柔抽泣着说,她看过生理书,知道自己是怀孕了。我颤抖着声音说,那该怎么办。燕柔抹掉眼泪,说,这几个月她前思后想,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她只有骗她爸说去北京疗养,自己先在外面租个房住下来。燕柔说着,又哭了起来,我的心又狂跳起来:“燕柔,那你以后几个月怎么办?”燕柔抬起满是泪痕的脸:“谱索,你还要我,是吗?”我抱紧了燕柔。   燕柔真的在外面租了个小房子,她爸疼她,燕柔一撒娇,她爸就批了去北京的假。我去燕柔的小房子里看过她几次,燕柔摸着肚子跟我说,她要给我把孩子生下来,她要跟我结婚。可我死活都不同意,我俩在房子里大吵了一架,结局以燕柔的愤怒与泪水收场。最后她扬言要把我俩的事告诉她爸,大不了一起死。我老着脸,摔门而去。   (图文无关)   我忍不住问谱索,她都怀上你的孩子了,家里条件也不差,你为什么都不愿意跟她结婚呢?   “因为语言不能沟通。”谱索很干脆地说。   我反复地问他这个问题,谱索都给予相同的回答。直到最后,谱索才说:“我还怕负责任,而且我也不能放弃老家的亲intitle约炮"事,那会让整个家族都无法抬起头来。”   燕柔的肚子已经开始显形,而我也到了结束兵役的时间。我扛着行李,没有向燕柔道别,离开了部队,离开了海南岛,回到了老家。   孽果   海南岛这一别,我就再也没回去过。我知道我欠燕柔的,我愧对她。后来,燕柔的爸爸亲自带着人来家里找过我,我才得知,燕柔自己把孩子生了下来,是个女孩。可那时,我已经跟定亲的媳妇成了家。   燕柔的爸爸一而再、再而三地登我家的门要讨个说法,可这笔糊涂账,究竟该是怎么个算法呢?在家人的劝说下,为了避开这阵风头,我狠狠心,带着老婆投奔了吉林的亲戚,吉林这一呆就是6年,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为了避免被燕柔和他爸爸找到,6年后,我们又全家迁往了吉林,一切都重新开始了。   又过了十多年,如今老大都读高中了,小的今年也上了初中。   我以为一切已经过去,生活也会永远如此风平浪静,我跟老婆孩子会安静、平凡地度过后半辈子。可就在去年,一个陌生的号码出现在我的手机上,她说,她是26年前的燕柔。   原来,燕柔的爸爸转业后,在广州办了一个工厂,生意非常红火。去年,我一个邻居的孩子,恰巧跑到燕柔她爸的厂里打工,燕柔无意间从他那里看到了我们全家的合影。   燕柔打听到我的下落,也终于找到了我。   (图文无关)   燕柔在电话里说,当年她生下孩子后,一直没有结婚。由于我失踪的时间太久,3年前,已经不抱希望的她,谈了个男朋友,已经准备结婚了。可,她一听到我的消息,立即就跟那个男人分了手。   惊讶,愧疚,感动,一时间我百感交集。   燕柔现在在广州帮她爸打理生意,她一次次地打电话,发短信过来,要我去广州帮忙。燕柔对我的柔情蜜意我明白,但这么多年她因此而受的委屈,让我进退两难。   我与燕柔当年生的女儿已经大学毕业了。去年五一,我去广州见了女儿一面。她们母女俩逼着我做了亲子鉴定。女儿拿着鉴定书哭着拉着我的衣服说,我是她亲爸爸,当年是我抛弃了她,如果我不愿意跟她妈牡丹江哪里找约炮妈回去,她就要去找律师告我。面对这些,我只剩下了无奈与苦笑。   去年年底,燕柔又找到我,她丢下一个存折给我,上面有80万。燕柔说,只要我肯离婚,要什么她都愿意。   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哪?   “怎么办?”我对谱索的疑惑感到疑惑。   当年他没有妻儿时,面对怀了孕的燕柔,他都果断地做了逃跑的决定。如今承担着家庭责任的他,面对着80万,却问我怎么办?   我不愿给讲述者做决定。就像心理医生说的,人生是他们自己的,我不能剥夺他们做选择的权利,我只是非常担心另一个女人。   “那你妻子现在是什么态度呢?”   (图文无关)   谱索沉默了一下,说:“她还什么都不知道,家里人一直在瞒着她,这也是我最担心的,担心她如果知道了,会接受不了。”谱索低着头说。   孽债终于到了偿还的时候,却没想到是这样一种形式。   虽然我和谱索谈了两个小时,我依然无法猜测,这个男人最终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记者手记   看不见的惩罚   年少轻狂时,免不了会犯错误。   有的错误,伤害的是自己,吸取教训后,对将来的路反而有好处,不会重蹈覆辙。   有的错误,伤害的是别人,而且是重重的伤害,对谁都没有好处。   对于伤害,有的想挽回或者弥补,却苦于没有机会。   有些伤害,有充足的机会可以挽回、可以弥补,然而,犯错的人却没有珍惜弥补的机会,反而将伤害一步步放大。   对于犯错的人,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看得见的惩罚。   那么,看不见的惩罚在哪里呢?   我们希望它在犯错人的心里。谱索明知会得到许多人的责骂,但他依然要讲述。他想让自己的良心,稍微好受一点儿。   也许,良心稍安后,谱索能做出正确、负责任的选择。   (责任编辑:zxw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