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约炮】

台州椒江妹子微信,丈夫用出轨报复我的背叛



  (图文无关)   倾诉人:卢薇儿女24岁收银员   记录人:本报记者邓莉   时间:8月2日   地点:本报编辑部   卢薇儿扎着高高的马尾辫,大而圆的眼睛亮晶晶的,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刚坐下,她就把手机递给我看,屏保上是一个天真美丽的小女孩,也有着一双大而圆的眼睛。“这是我的女儿,已经7岁了,是不是很可爱?”卢薇儿看我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笑了,“是的,我生下她的那一年,才17岁,自己都还是个孩子……”   旋转的爱情   如果不是认识了顾直,也许我的17岁会是另一番风景:每天下班后,和小姐妹们打扮得漂漂亮亮一起逛街,或者去唱歌溜冰,享受着男孩子们的追求。   可顾直还是在不经意间闯入了我的生活,让我原本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提前结束了。17岁,是一个女孩生命中多么美好的花季,可我的17岁里充满了婴儿的啼哭,充满了洗不完的尿片。   2002年,16岁的我没读完高二就辍学了,我生在贫寒的农家,虽是个女孩,可自幼也备受父母的宠爱。在我们那里,女孩子能读完小学就算不错了,而父母供我读到高中,已是倾尽全力,我不忍看见日渐苍老的父母为我和弟弟的学费操尽心、急白了头,于是含泪离开心爱的校园。   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我坚持要出去打工挣钱,就这样,我来到了武汉。在老乡的介绍下,我在武昌某高校附近的一家小餐馆找到了份工作。我是个生性活泼的女孩,爱说爱笑爱热闹,很快就适应了新的生活。   (图文无关)   6月的一天,下班后,同在餐馆打工的姐妹小菊拉着我去附近的滚轴溜冰城玩。那是我第一次到那里,一进门,我看见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向我迎面走过来,当时他的溜冰鞋都已经脱下了,可能是台州椒江妹子微信玩完了正准备离开。可不知为什么,一看见我,他又把溜冰鞋重新穿上,笑盈盈地向我伸出了手:“你好,你是第一次到这儿吧?我带你一起玩吧。”   我羞红了脸,偷眼看看眼前这个男孩,他长得很帅气,眼神里写满了真诚和热情。我犹犹豫豫地说:“可是,可是我不会啊!”“没关系的,把手给我,我保证绝对不会让你摔跤!”听着他的话,我的心里暖暖的,对第一次见面的他有一种说不出的信任。   一整个晚上,这个叫顾直的大男孩始终紧紧牵着我的手。他溜冰的技术很精湛,带着我滑行的时候,我有一种飞的感觉。不时地,有人为我们鼓掌。也许,从他牵着我手的那一刻,他就走进了我心里。   短暂的迷失   在溜冰场的浪漫邂逅,让我和顾直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情到浓时,我搬去和顾直同居了。那时候年轻,根本不懂得保护措施,等到我发现身体有些不对劲时,到医院一查,怀孕了!   (图文无关)   我惊慌失措。未婚先孕,如果这事儿传回家乡,那爸妈还不伤心死了!顾直也劝我打掉这个孩子,左思右想,我同意了。可当他把堕胎药买回来,倒了水,端到我面前时,女人天生的母性让我不忍喝下去。我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扔掉了药,坚定地说:“我要生下这个孩子,这是我们爱情的结晶。”   顾直不太高兴,可见我心意已决,只得勉强答应。那年春节,我带顾直回了老家,眼见着米已成炊,再加上英俊的顾直也挺讨人喜欢,父母算是默认了我们的婚事。初夏时节,我生下了女儿妮妮。那一年,我刚满17岁。   因为尚未到法定结婚年龄,我和顾直未能领取结婚证。女儿出生后的两年时间,我一直留在家里照顾她。那时,我们和顾直的父母同住,婆婆一直不太喜欢我,尽管我整天尽心尽力地哄孩子做家务,可她总板着一张冷脸对我,只要见顾直给我家用,她就阴阳怪气地说:“薇儿啊,你还这么年轻,未必就等着男人养你一辈子?我儿子真是可怜,在外面累死累活的……”   更让我生气的是,顾直似乎也没有当初那么在乎我了,他总是在外面应酬,从不带我和女儿出去玩,他的同事、朋友甚至不知真实的同城约炮软件道我的存在,还以为他仍是个快乐的单身汉。   我是个好强的女孩,我还那么年轻,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事业和生活。于是,女儿满两岁后,我应聘到一家商场上班,很快就凭自己的能力升任柜长。   (图文无关)   顾直从没去接送过我上下班,连个电话都不给我打,再加上我那么年轻,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单身。2005年初,同事枫开始热烈地追求我,他比我大1岁,为人纯朴热忱,在工作中处处帮助我。当他向我表白爱意时,我对他说:“我结婚了,连孩子都有了。”可他根本不相信,说:“薇儿,别开玩笑了,就算你想拒绝我,也找个有说服力的理由嘛。你怎么可能结婚了,你的眼睛那么清澈,就像个快乐的精灵。”   我承认,枫的话满足了我小小的虚荣心。我没有再纠正他的话,任他把我想象成一个完美可爱的女孩。   4月的一天清晨,我和顾直因为一点小事起了争执,伤心之下,我冲出家门,早早到了商场。没想到,枫也来得很早,见我不开心,他替我请了假,带我去附近的大学里散心。中午,枫将我带到他的家里,稀里糊涂地,我和他发生了关系。   事后我就后悔了,心里充满了对顾直的内疚。可当我回到家,见到顾直的冷脸,听到他的冷语,我心里的罪恶感消失了。又过了几天,我和枫再次在一起了……   顾直的冷漠,让我愈发留恋枫的温柔,就在我越滑越远时,顾直发现了我的秘密。   长久的颓废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2005年5月2日,我正在洗澡时,枫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内容是:“好怀念我们在一起的那两次。”偏偏,顾直看见了这条短信。   (图文无关)   可想而知,家里掀起了一场多么大的地震,在顾直的逼问下,我哭着交代了和枫的交往。顾直当时的样子可怕极了,他狠狠地掐着我的脖子,逼我把枫约出来,要和枫决斗。我了解顾直冲动的个性,生怕他惹出事端,不肯给枫打电话。顾直抢过我的手机,以我的口吻给枫发短信,约他在商场门外见面。   顾直把我“押”到了商场,枫很快赶过来了。顾直冲上去,狠狠给了他一记耳光,说:“敢勾引我老婆,要么我打死你,要么你赔我5万元!”枫说手上没钱,只有打电话向他表哥借。他表哥以为枫出了事,报了警。   我们被带到了派出所。警察把我训斥了一顿,说这事是我不对,有老公了就应该洁身自好。我羞愧万分。是我错了,既伤了顾直,也伤了不知情的枫。   那天深夜,顾直从派出所回到家,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让我滚。我无颜再留下,于是默默收拾衣物。对于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婆婆并不知情,见我深夜拎着大行李箱要走,以为我要出差,于是让顾直送我。走到巷子口时,顾直突然哭了,紧紧抱住我,说看见我的背影,他突然很心酸,舍不得我。   原来,顾直的心里一直都有我,只是他不擅长表达。我们和好了,我决定,此生不再做任何对不起他、对不起家的事。   我以为,顾直原谅了我,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可我想得太简单了。2007年7月,我无意间在电脑上发现了许多照片,主角都是同一个女孩,年轻漂亮,笑容甜美。起初我没留意,顾直是做广告的,我以为女孩是他拍广告用的模特。可一天晚上,我无意间在他脖子上发现了一道吻痕。   (图文无关)   我知道他的QQ密码,于是进了他的空间,结果发现了他的秘密:他和一个大一女生好上了,彼此以老公老婆相称。我觉得世界就要坍塌了。我加了女孩的QQ,自报身份,女孩很吃惊,原来,顾直从未提及过我和女儿的存在。   女孩和顾直分手了,为此,他和我狠狠打了一架。想着当年我犯过的错,我原谅了他,就当我们扯平了吧!   可顾直的心理显然有病了,他不能容忍我和其他男人说话,不能容忍我上网聊天,每天查看我的手机,我稍有不从,他就让我滚。这几年,我被他从家里赶出去过5次,每次都是我放不下他,找台阶自己回家。   更令我难过的是,从前积极上进的顾直变得特别颓废,这两年来他基本上不愿意出去工作,都是我在外面辛苦做事养家。我一谈未来,他就情绪激动:“我的生活全被你毁了,你为什么要背叛我?我那么努力工作有什么意思,一想到那件事,我就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我恨你!”   其实,事情过去了那么久,我一直想忘记,一直在努力重新经营我们的幸福。可没有用,顾直每天都在用自我惩罚的方式提醒我,一次次揭开我的伤疤,我痛,他更痛……   (责任编辑:zxw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