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约炮】

口述:腹中胎儿不是老公的 广州约炮妹的微信



  (图文无关)   英子带着腹中六个月大的“宝宝”一起赴约。最初她打电话来表示想说说自己的经历,还是在四个月前她新婚不久的时候,后来出于某些我不知道的原因,她打消了讲述的念头。因此,在相隔数月后再接到她的电话时,我十分意外,来不及问太多便和她约好了讲述的时间。这次,她没有再爽约,但她开始讲述后的第一句话便让我大为震惊:“我肚里的孩子,并不是我现在丈夫的。”   ■采写:记者筱容   ■讲述:英子(化名)   ■性别:女   ■年龄:23岁   ■学历:高中   ■时间:8月7日   年少无知时,我为老板多次堕胎   我现在的丈夫志华(化名),是我的高中同学,也是我的初恋。高考结束后,他考上了江西的一所大学,而我则名落孙山,我们的初恋,也就此分道扬镳。   在咸宁一家公司上了一年多时间的班之后,我和很多年轻人一样,满怀对外面世界的梦想,去了东莞打工,并很顺利地在人才市场找到一个文员的职位。   在这期间,志华曾多次联系我,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我知道他一直还想着我。可是当时我还太年轻,不懂得珍惜这份感情,只是单纯地觉得,既然命运将我们两人分到了相隔千里的地方,那么我们就该放下过去,按自己现在的方向继续走下去。所以当公司老板开始频频带我出入各种社交场合,并最终提出让我做他情人时,我没有太多地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图文无关)   和青涩含蓄的丈夫不同,我的老板建文(化名)是一个很讲究策略的人。不管是做生意,还是暗地里对我展开追求,迂回、直接、胆大、心细等特质全都在他身上体现。而我正是被他这种独特的魅力吸引,哪怕见不得光,哪怕没有名分,也心甘情愿守在他为我租的小屋子里,一等就是一整夜。   建文比我大二十多岁,后来我才知道他是靠妻子家的支持办厂发家的,这也注定了他在外面再怎么风光、逍遥,最终也要回到妻子的身边。可是这一切我都不知道,他也只是坚称自己对家庭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不管怎样都会真心对我好,让我觉得他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更加为他痴迷。   在几年的时间里,我为建文怀过几次孕,但都打掉了。到了最后一次,医生告诫我说,如果再做人流,我可能以后再也无法怀孕。为了健康着想,我打算把孩子生下来。没想到的是,建文得知后大发雷霆,用一种陌生得让我认不出的态度质问我:“我早就跟你说过,不可能给你名分,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是不是想用孩子来要挟我?”   我当时气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为他付出这么多之后换来的竟是这种狭隘的质疑,这一切还值得吗?   (图文无关)   说着说着,英子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脸颊也因愤怒变得红晕。我劝她不要激动,免得影响到腹中的孩子,毕竟一切早已过去了。英子摇摇头,说,如果这件事对她没有其他影响的话,她今天也不会有非要找人倾诉一番的欲望了。   回家后闪电结婚,丈夫成了“替身爸爸”   经过这件事后,我彻底看穿了建文成熟男人魅力所掩盖着的自私本质,没过多久便离开了他,独自一人回到了咸宁。   回家后,我不停地拜访亲戚、同学、朋友,因为一个人独处的话,我会被“未婚妈妈”的不光彩称呼压得喘不过气来。对于我怀着身孕回家的事,我也一时没有想好要不要告诉父母,一是暂时从体形上还看不出来我怀着孩子,我还有能拖一天算一天的想法,二是怕父母得知实情后受不了这种刺激。   就在我怀着惶恐不安的心情犹豫不决时,志华就像“救星”一样出现在我的眼前。   其实自从我做了建文的情人之后,就断了和志华的联络,这次回来也出于某种自己也说不清的心理,刻意回避着他。但他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很快知道我回咸宁了,我回来的第二个星期他就专程来到我家和我叙旧。   (图文无关)   分别多年再次相见,我感觉到志华对我的态度仍然没有改变,感动之余,我也自私地动起了让志华当“替身爸爸”的心思。   我知道这样对志华很不公平,如果他知道了真相会受到很大的伤害,可是我如果想要一个健康完整的身体,就必须把孩子生下来,而要独自生下孩子,再面对社会上的流言蜚语,我又实在没有那份勇气。   在和志华约会了几次之后的一个夜晚,经过我的事先安排,我成功在志华的房里留宿了。之后的事情水到渠成,我在一个月后告诉他我怀孕了。虽然我们重新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但面对我已怀孕的事实,双方家长对我俩的婚事没有反对,我们闪电般地在四月份举行了婚礼。   结婚后,志华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由于我回家的时间较短,而且又有了身孕,志华没让我出去找工作。他说,以后他会好好工作,只要让我和孩子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再苦再累也不怕。   听到他这些话,我鼻子一阵发酸,既感动,又内疚。   (图文无关)   回想起数月前英子和我联系讲述的事情,我问她是不是有什么意外情况让她改变广州约炮妹的微信了主意。英子歉意地笑了笑,说,开始想要讲述,是因为志华对她太好了,但恰恰是这种好令她良心难安,后来改变主意,是怕她婆婆对号入座,但没想到的是,她婆婆最终还是起了疑心。   计划穿帮,丈夫和我成为路人   丈夫志华是一个很善良、乐观的人,不管什么事,他都会往好的一面去想,对于细节从来不会斤斤计较。和志华相反,我的婆婆是一个很精明的人,事无巨细都会把每一个细节弄得一清二楚。   结婚之初,婆婆对我显得非常关心,每天都会询问我身体感觉如何,有没有呕吐现象,想吃什么。我非常庆幸自己有这么一个体贴人的婆婆,都一一如实回答。没想到的是,婆婆可能早就有些怀疑我和志华结婚的动机,是在借这些手段观察我的生理期。到了上个月,婆婆的疑心越来越重,便反复游说,说服我跟她一起去医院做了一次检查。   虽然明知做检查会令我的“替身爸爸”计划穿帮,但我还是怀着侥幸心理去了。事后果然穿帮了,检查结果显示我已经怀孕5个月,比我和志华同床的第一晚还早了一个多月谁有没有骚妹子微信号。   (图文无关)   拿着检查报告单,志华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他像发了疯一样地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婆婆的反应则更加直接,检查结果出来后她第一时间通报了我的父母,并声称他们家不认这样的儿媳妇,让我父母把我领回去。   事已至此,我还有什么脸面对志华和他的家人?就像几个月前离开建文一样,我默默地收拾东西离开了志华家。不同的是,离开建文我走得自尊自强,离开志华我走得灰头土脸。   这一个月以来,我一直都试着向志华解释这一切,想告诉他我并不是有意想要伤害他,但他始终都避着我,在任何场合见到我都是转头就走。我知道,因为我的自私与糊涂,深深地伤害了一个真正爱着我的人,如果可以弥补这种伤害,不管是什么办法,我都愿意尝试。   英子说,搬回家后,她自己的家人也无法理解她做的这一切,除了母亲,其他人都对她冷潮热讽,周围的邻居更是在背后指指点点说尽了她的坏话。她说,开始的时候,她曾想过一死了之,但现在渐渐想通了,这一切,都是她当初所作所为的报应,等孩子生下来,她会再次离开咸宁重新生活,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责任编辑:zxwq)



返回顶部